Advertisements

「不娶就告你」!男子拒付165萬聘禮咬牙退婚 女方怒懟「生米已成熟飯」強勢開撕:你逃不掉

結婚這事,一旦出了問題,很多時候都沒辦法說清是非黑白。哪一方都有自己的道理,也都是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如今這個時代,婚姻向來都是你情我願的,自由是第一要素。


Advertisements

劉凱(化名)最近是倒了大霉了,他和戀愛兩年的女友在談婚論嫁的時候告吹了,這兩年的付出可以說全都泡湯了,這也都不算什麼,因為這是他自己心甘情願的,婚也是他自己要求退的。


Advertisements

可是正因為他把婚退了,結果麻煩找上門了。

「我已經被我女友家人堵了好幾次了,把我堵在家門口不讓我去上班,往我家門口潑油漆,往家裡扔垃圾,砸玻璃,我父母都快被弄得心肌梗塞了,連門都不敢出。

不僅在家鬧,他們還跑到我工作的地方去鬧,在公司大門口叫囂,說是要跟我討說法,把我公司的領導都驚動了,我現在在公司裡面都成了焦點人物,領導也找我談了好幾次話。

我也解釋了原因,但領導畢竟是領導,他根本不會管我的私事,也不管對與錯,只是說我這件事情給公司造成的影響非常不好,如果不能好好解決的話,可能以後會影響到我的業績考核,以及未來在公司的發展。


Advertisements

我現在真的頭痛的要命,每天都戰戰兢兢,生怕他們突然衝出來圍堵我,現在也只是推搡我,放放狠話,也沒有真的動手,可我覺得我要是再不能給他們一個答覆,我的人身安全就要沒有保障了。

可是讓我答應他們家的要求,我是真的答應不了啊,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劉凱和女方家到底其中發生了什麼矛盾,才讓劉凱如今被如此對待,一切都要從頭開始說起。

劉凱和女友是通過媒人介紹認識的,兩家是一個村子裡的,劉凱是未婚青年,女方也是,兩家都著急孩子找對象的事情,於是就兩個年輕人就這麼被湊到了一起。

起初的時候,兩個人也並沒有對對方產生多少感情,也沒怎麼看得上對方,但是父母都覺得對方還不錯,讓兩人再試試,這一試,兩人慢慢真的產生了感情,後來倒是真成了。

Advertisements


但是兩個年輕人年紀也都不大,工作也不穩定,也沒當下著急就要結婚,於是便先相處著,女孩沒有穩定的工作,劉凱的父母托關係幫未來兒媳婦找了個工資不多但是至少算得上體面的工作,最重要的是,離劉凱上班的地方很近,都在鎮子上。

自女友上班以後,便自然而然住到了劉凱在公司附近租的出租房裡,畢竟那時候兩家人都在鄉下離鎮子有些距離,劉凱家買的婚房還是期房還沒拿到手,所以雖不算正式,但兩人也的確在雙方父母的默許下,同居了。

Advertisements

劉凱是個老實人,他和女友同居在一塊兒,的確是奔著結婚去的,同居近一年,婚房也拿到手了,正在準備著手裝修,兩家人覺得時機差不多了,便開始談婚論嫁,準備結婚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問題出現了。女孩家談到聘禮的時候,不由分說報出了一口價,38萬(約165萬新台幣),把劉凱嚇了一大跳。


Advertisements

劉凱家算的上條件普通中上,然而剛剛買了婚房,裝修也是劉凱家負責的,如今再要38萬聘禮,劉凱家是怎麼也不可能付得起,就算是付得起,劉凱也覺得這數額實在是太多了,實在是不合理。

和女友家商談的好多次,女友家都是一句話,38萬(約165萬新台幣)一分都不能少,想娶媳婦就必須要有付出,不可能讓劉凱討價還價的。

劉凱想了各種辦法,也想讓女友能幫自己說說話,可是女友卻一切都聽從父母的安排。

「我不可能胳膊肘往外拐的,父母說什麼,我只能聽,畢竟婚姻是大事,我不可能自己做主的。」

談戀愛這兩年,只要是逢年過節,劉凱都不免要花個千元給老丈人家送禮,女友的吃穿用度也都是劉凱一個人負責的,這些都是婚嫁的成本,如果結不成婚,就都收不回來了,但劉凱迫不得已,最終一咬牙一跺腳,還是選擇了退婚。

Advertisements


劉凱不要了,可是女友家卻不樂意了。幾次三番找劉凱的麻煩,就是不同意退婚。

「一個黃花大閨女跟了你兩年,同居便宜都被你佔盡了,生米也都煮成熟飯了,你現在拍拍屁股就想跑,你想的可真美!你不娶,我就去告你跟你說,就算告不贏,我也讓你丟了工作,沒辦法在這片兒抬頭做人!」

前段時間,劉凱被逼急了,也說了狠話,表示自己堅決不會娶,婚姻是你情我願的,沒人能強迫的來。

然而女方家依舊根本不買賬:「就算不娶,聘禮你也得照給,這是給我家的青春補償費,和精神損失費。

人人都知道我閨女被退婚了,你不娶,我閨女以後就嫁不出去了,這就是你的責任,你逃不掉,也別想逃!」


劉凱現在很無奈,很無助。惹上這樣的女方家庭,他是進也不得退也不得,他如今肯定是不想再和女方結婚了,但也不想付出這38萬聘禮,聽起來或許很渣男,就像女方說的那樣,是個不負責任的渣男。

可事實果真是這樣嗎?大家也覺得劉凱錯了嗎?

劉凱並不是不想負責任,他最初也是真的想跟女孩結婚的,是抱著結婚的想法才跟女孩自然而然發生了親密的關係,並且同居到了一起。從一開始,其實就並不存在不想負責任佔便宜的想法,且也是對女孩有感情的。

可是,女方卻利用這個條件獅子大開口,向劉凱要求高額聘禮,女方認為劉凱對女孩的感情很深已經被套牢了,婚事不可能吹了,所以說才敢開得了這種海口。

然而就算感情再深,承擔不起還是承擔不起,劉凱只能選擇放手。


可即便是這樣,劉凱一早就踏進了這個大坑,從一開始就不可能逃脫,他是拒絕了,然而女方又怎麼會讓他輕輕鬆鬆就抽身離開呢?女方認為,是劉凱毀了女孩的清譽,所以必須要負責,要麼就像個男人負起責任娶了女孩,要麼就賠償女方的損失。

說來說去,這38萬不管用什麼方式,都得給。聽起來,那還是第一個選擇更划算一些,好歹娶了女孩,不至於虧的一無所有。

可是,婚姻這種事情,向來都是你情我願的,劉凱如今已經不想娶了,憑什麼一定要娶呢?因為責任所以要付這38萬的聘禮?非要講你情我願,本來兩人同居那也是你情我願,怎麼現在才想到吃虧,當初怎麼就沒想過要制止呢?

女孩是吃了虧,可這虧,卻沒什麼可說的,因為你情我願的情況下,慢慢產生感情,循序漸進的發生各種情侶之間會親密事情,這可都不是一個人,或者一方面使勁兒就能促就的。如今這個法治時代,感情的事情,從來就沒有強求,都是雙方自願發生才會發生,否則那就是明擺著犯罪,誰會幹,誰又敢幹呢?


不過,感情這種事情,即便剛開始是你情我願的,到最後未必就一定會有一個好結果,這也是很正常的。不會每段付出了真心的感情,都會得到回報,不是你付出的越多,就得到的越多。

我不是說所有的感情中都不存在欺騙,但只要剛開始是你情我願發生的,那麼最終有好的結果,當然更好,沒有好的結果,誰也怪不了誰。

剛開始你情我願,最終能走到一起,是莫大的幸運,而最終因為各種事情而分道揚鑣,最好也保持著最後的體面,好聚好散,也不失為一種好結局。

怕的就是有些人家,自認為吃虧,自認為是受害者,做出很多不合理的要求和行為,或許剛開始錯的就是自己,而不是對方。


聘禮被「去零頭」!女孩愛上鳳凰男鐵心要嫁 婚禮上發現「還有另一個新娘」下一秒場面瞬間失控

每一個新娘,都希望在自己結婚那天成為最美麗的女人,而且是無二的新娘,如果婚禮上出現另外一個新娘,你會怎麼想?


01、

男友是個很節約的人

蘇婷和男友孫耀交往很多年,兩人都是沖著以結婚為目的,也就對彼此也就很知根知底。蘇婷溫柔大方,孫耀則努力奮鬥,是公認的恩愛情侶。但蘇婷對男友有一點就無法忍受,就是太節約:

衣服都能穿個好幾年,都會打補丁;買菜總晚點去,就可以便宜出售;更別提電影院、咖啡廳等娛樂活動,幾乎都沒去過。

蘇婷明白男友是從農村出來,硬是靠努力才能在這種城市紮根。對於孫耀對錢很節約又執著,蘇婷都懷疑自己是遇到傳說中的「鳳凰男」?但他除了這點外,其他都對自己很好。蘇婷覺得那只是偏見,不能一概而論,這種人群裡也有優秀之人,至少男友對自己很實在又真心。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兩人覺得時機成熟,就決定結婚,雙方父母也因此坐下來交談。蘇婷父母見過女兒男友幾次,對這個精打細算過日子的男人,印象還算不錯。而孫耀父母遠在農村,還是第一次見對方父母。兒子的女友也只看過一次,只因那次翻山越嶺暈車後,就從沒去過。


02、

訂婚上的不愉快,聘禮竟然還能去零頭

蘇婷父母一開始不同意這門婚事,只不過孫耀自己爭氣買了套房子,加上女兒的執著,這才讓老兩口同意這門婚事。雙方談到「聘禮」細節時,卻談崩了。

蘇婷父母都有著體面工作,親戚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總不能女兒落下面子。於是,老兩口就說:「聘禮二十萬,不能讓自家沒了面子。」沒想到,孫耀母親一聽就立刻站起來說:「我家沒那麼多錢,你們要面子,可以自己出錢買面子。」這話一出,全場瞬間尷尬。


雙方僵持不下,因此不歡而散。最後談了幾次,聘禮才降到8.88萬,圖個好彩頭。蘇婷父母不由感嘆,這太能砍價,一下子少了一大半。看到女兒未來婆婆那架勢,估計還想再少點。

當聘禮送過來時,脾氣好的老兩口都忍不住想罵人,8.88萬(約39萬新台幣)竟然又變成8萬(約35萬新台幣)。原來孫耀母親把零頭去掉,真是會精打細算。孫耀知道後,二話不說就自己拿8800出來,老兩口才消了氣。

女婿如此懂事,讓蘇婷父母很是欣慰。老兩口想起這麼個親家,也是讓人無語。但婚姻還是兩個小年輕去經營,買房又在城裡,女兒就不用接觸到這樣的婆婆,應該也就沒有婆媳矛盾。

蘇婷父母想到這層,也就對訂婚上的不愉快、聘禮去零頭這些事,不放在心裡,婚禮也緊張籌備。


03、

一次需要舉辦三場的婚禮

蘇婷和孫耀匆忙採購婚禮所需的東西,而孫耀就打算辦3場婚宴:一場是蘇婷的女方家,一場則是要宴請城裡的朋友;最後一場才是孫耀的農村老家。

蘇婷想省點錢,本不宴請城裡的朋友。但兩方的朋友也不少,也能湊個十幾桌,人情世故還是要做的。最為重要的是孫耀的工作夥伴很多,那些人脈對他視為未來寶貴的財富,叫他們遠赴農村也不太可能的事。所以,兩人才不得已多舉辦一場婚禮。

在這點上,孫耀表現出懂事與成熟,他與未婚妻蘇婷商量,自己坦言明白母親的性格,就想對父母隱瞞那第二場婚禮,省得到時候又會大吵大鬧。蘇婷想到婆婆訂婚時的所作所為,也就沒說話。而蘇婷家心照不宣不說話,默認這種行為。

婚禮如期舉行,因孫耀農村老家太遠,就推遲到最後一場。孫耀是為了很大程度照顧妻子蘇婷的身體不適,畢竟那次翻山越嶺到老家,都能讓她吐的臉色蒼白,放到最後一場最合適。

兩場婚禮如期舉行,都很順利。蘇婷雖然覺得有點累又折騰人,但還是感覺到幸福。雖然孫耀平常表現出有點像「鳳凰男」的樣子,節約又小氣,但這次舉辦婚禮卻很大方得體、該買就買,都沒說過什麼話,這比起婆婆實在是好太多。


04、

第三場婚禮,孫耀父母的精打細算,直接讓結婚變成悲劇

舉辦完兩次婚禮後,終於迎來第三場婚禮。雖然婆婆有點意見,但他們不知中間舉辦過第二場,也就沒說什麼。

孫耀特別租了幾輛車,提前幾天很均速開著車,載著蘇婷一家以及親戚回自己的家。蘇婷父母這才發現女婿家真偏僻,還要翻山越嶺,就連不會暈車的人都會暈,可見道路崎嶇。但他們想到女婿那幾天的懂事又貼心,也就沒在意這些。反正都會回城裡生活,不回來就行。


孫耀把丈母娘一家安頓在鎮上賓館,自己就開車回家。第二天,孫耀按良辰吉日來接親,只是臉色不太好看、又欲言又止的樣子。蘇婷問了幾次,他都不願說,蘇婷隱約感覺會有事發生。

接親隊伍很快把新娘以及家人接上車,開往接送回孫耀家的路上,蘇婷也就忘了這事。只不過,孫耀臉色一直都不太好看,氣氛有點尷尬,但眾人也沒在意那麼多。

隊伍很快到孫耀家,雖然有點偏僻,但也有一棟裝修好的房子。蘇婷被接到了房間裡,就等敬茶環節。婚禮很快就開始,蘇婷聽到外面的熱鬧聲還是忍不住幸福與感嘆。雖然婆婆人不怎麼好,但這次還是大辦婚禮,很風光的樣子。


到了敬茶環節,蘇婷一家就發現不對勁。這婚禮上除了自己,竟然還有個新娘。她看到一旁竟然還有另外個新郎,竟然是只有一面之緣的小叔子。

任憑蘇婷脾氣再好,也忍不住。她停下敬茶的動作,直接質問孫耀:「這是怎麼回事?」孫耀看紙包不住火就低聲說:「這也是我昨晚才知道的事,我媽勸說我和弟弟一起舉辦婚禮。這樣子可以省錢,還叫我保密。」

蘇婷父母一聽就來氣了,母親直接破口大罵:「省錢?我家這麼大一群親戚在,這是要丟盡我家的臉了?」氣氛一下子就徹底冷場,蘇婷母親越想越氣又說:「孫耀都在城裡舉辦兩場婚禮,還提什麼省錢,沒錢可以說。」


這下,孫耀母親不願意,自己精打細算,就讓兄弟倆合辦一場婚禮。沒想到,大兒子竟然背著自己多舉辦一場,竟然不知情。最為重要的是還趕在自家婚禮前,額外舉辦的兩場婚禮,這很不符合規矩。

孫耀母親想到肯定是蘇婷家慫恿下,兒子才會這麼做。這下子,場面完全控制不住,雙方父母吵了起來,蘇婷家親戚千裡迢迢過來,總不能看到蘇家孤單被欺負,就加入了罵局。孫耀家這樣,也紛紛加入其中。


任憑孫耀勸說也沒用,變得越來越亂。混亂中,蘇婷母親還被打了幾下。氣不過的他們賭氣就離開,留下尷尬的眾人,這下婚禮還要怎麼繼續下去?

最終,蘇婷家死活堅持要退婚,兩人因此分道揚鑣,讓人吹噓不已:要不是為了省錢,讓兄弟合辦一場婚禮,本來是幸福的兩人也不會就此分開。


結語:

事實上,這種兄弟合辦婚禮並不是沒見過的事。父母出於省錢、省力目的才會如此,但女方就不能那麼好接受了。

但每個女人都想做個獨一無二的新娘,而不是一生就一次的婚禮,突然又多了個新娘出來,換做誰都會生活。其實,如果換這個角度來看,也是人之常情。


因為婚姻始終還是要從細節做起,一點一滴就卻很容易摧毀一段本是幸福的戀人。

但這又怪的誰呢?其實,只要雙方商討一下,也就能有效的解決這方面的問題。最為主要的是照顧好女方的情緒,那一切就好辦。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