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丈夫婚內出軌!「妻子含笑上門找小三」 用一方法處理「致後患永絕」 成最大贏家

現實世界的誘惑太大,抑或是婚內生活的無奈太多,不知何時起,出軌成了很多人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有的人為了維持家庭的完整,選擇了忍氣吞聲,有的人為了出一口惡氣,選擇了奮起反擊,立即斷舍離。不論哪一種,都是自己獨有的處理方式吧!

即便是集美貌、才華、智慧等於一身的女子,在婚姻里也從來不敢拍著胸脯說「自己的婚姻可以固若金湯」。

1931年,當才貌過人的世家女子馬佩璋得知丈夫背著自己與其他女人生下私生子時,她正帶著兩個女兒在香港避難。

馬佩璋的丈夫,正是與李宗仁、黃紹竑並稱「桂系三雄」的白崇禧。

這年,馬佩璋與白崇禧已結婚7年。人說,夫妻有七年之癢,看來這話果然不虛。

丈夫與王姓女子生下兒子的消息,是馬佩璋的親信告訴自己的。這樣的事情,若發生在其他女子身上,怕是早就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

Advertisements

但鬧騰,從來不是智慧女子的處事之道。馬佩璋的智慧在某種程度上超越了當今時代的很多進步女性,這點從後世對她的評價中便可窺見。在一檔著名的談話節目中,相關專家這樣評價馬佩璋:

「作家白先勇母親馬佩璋給世人的印象是---她不是白崇禧的夫人,也不是白先勇的母親,而是馬佩璋,是她自己這個獨立的個體。」

「獨立的個體」,民國能得到如此高評價的女子,屈指可數。可見,馬佩璋絕非一般的尋常女子。

馬佩璋1903年出身於官宦之家,外祖父馬維琪出身科甲。因為是嫡出長女的緣故,加之她個性大方、容貌清麗,自小她便得到了父母的寵愛。

這也讓馬佩璋養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幼年母親欲為她纏足,她覺得生痛,於是她就用腳去踹母親的門,直鬧到所有人都不敢再給她纏足。

Advertisements

長大後,進入私塾讀書的她開始對舊式教育不滿,不久,母親只得將她送入新式學堂桂林女子師範學習。在這裡經受新思想熏陶後的馬佩璋開始參加一些進步活動,她還曾帶著奶娘一起參加過學生遊行。

母親見她處事穩妥,甚至還將家族的大小事物交給她打理。而馬佩璋年紀雖幼,卻總能將一切事宜處理得分外妥當。成年後,這個一身銳氣且才貌皆出眾的女子,很快成了當地有名的美人。

Advertisements

在那個流行包辦婚姻、男女可以三妻四妾的年代,接受過新思想洗禮的馬佩璋卻向父親提出:她要的如意郎君,必須經自己過目,且終生只能娶她一個妻子。

這樣的要求在今天看來很是平常,但在民國時期,卻顯得分外驚世駭俗。或許,是因為她要求太高的緣故,直到1923年,她才與當時已是將軍的白崇禧定下了姻親。

訂婚這年,馬佩璋便已滿了20歲,在當時來講,已經是超級大齡了。但即便到此時,馬佩璋也一丁點兒不急,期間,當有人勸她差不多就結婚算了時,她霸氣地對催婚的人說:

「婚姻這種事,是一輩子的,豈能因為時間而誤了終身。」

1925年2月14日,馬佩璋終於與大自己10歲的如意郎君白崇禧結了婚。白崇禧高大英俊,驍勇善戰,又是一方軍閥首領,這樣的男子,和馬佩璋剛好勢均力敵。

Advertisements

婚後,兩人共同前往拜見白崇禧的老母親。馬佩璋是個聰慧女子,她從來知道「婆婆是女人最大的靠山」,因此,見著婆婆後,她極其乖巧熱情,對待婆家的其他人,她也分外恭敬客氣。

這可讓白崇禧母親高興壞了,她沒想到富家千金竟如此溫柔賢淑,一高興,她竟興奮地睡不著覺了。心理學上有個「首因效應」,就是第一印象會長期影響人的交往。

得到婆婆最初好印象的馬佩璋在此後的很長時間裡,一直與她維持著良好的婆媳關係。以至於婆婆竟將她當作親生女兒一般疼愛,這讓白崇禧心裡欣慰不已。

嫁給將軍雖有無上的風光,卻也預示著聚少離多和隨時可能降臨的危險。

新婚僅僅7天後,白崇禧就被緊急軍情催回了前線。軍情如火情,隨即,白崇禧便與母親告別,乘快馬與劉參謀急奔桂林,馬佩璋亦坐轎隨後而去。

Advertisements

行軍打戰最怕的便是後方出亂子,剛剛結婚的白崇禧顯然還不懂:行軍前保障妻子安全也是行軍的一部分。

就在白崇禧剛離開桂林前往柳州救援之際,對手沈榮光便偷襲了桂林,4月2日桂林重落入沈軍之手。了解到白崇禧妻子馬佩璋尚在桂林境內時,他便下令全城戒嚴,搜查白崇禧夫人馬佩璋,還放言:

「凡捉到馬佩璋或報告其下落者,予以重賞。」

沈光此舉,分明是想抓住白崇禧妻子馬佩璋,借其要挾白崇禧。白崇禧得知消息後心急如焚,他快馬加鞭趕回桂林,但他不確定,自己這弱女子的妻子是否能逃過這劫。

白崇禧顯然低估了馬佩璋的才智,她在探聽到敵情後迅速想到了自己最合適的避難所:外國人建立的機構。經反覆考慮,馬佩璋喬裝打扮後,派一衛兵將自己秘密護送到了中山中路119號的道生醫院(由英國聖公會女傳教士柏德貞所辦)避難,她還秘密讓親信將自己藏身所告知了白崇禧。

Advertisements

於是乎,即便沈光的人馬撒下天羅地網,也根本搜查不到馬佩璋的行蹤。幾天後,白崇禧趕到道生醫院,劫後重逢的夫妻兩悲喜交集。

也是從這以後,白崇禧才意識到:她是最合適的軍人妻子。她遇到危險時的處變不驚和機智,足以讓男子汗顏。

也正是這種處變不驚和機智,才讓後來的馬佩璋一次次在危險中闖過風浪。

Advertisements

這樣的馬佩璋,得到白崇禧的寵愛自是理所當然了。

但男人從來是好色的,尤其當他處於孤獨寂寞中時。白崇禧和天下大部分男人一樣,雖深愛著妻子,卻也終究沒守住他的那道男人的防線。

1929年,蔣桂戰爭爆發,白崇禧為避免後顧之憂,將妻子和兩個女兒被送往香港。自此,兩人便開始了長達兩年的分居生涯。

分居一年後,鸞孤鳳只的白崇禧寂寞難耐。經常夜不能寐的他,便總時不時地半夜叫醒警衛人員陪他下棋。這讓警衛人員很是吃不消,在聽了警衛人員抱怨或。

一心想著陞官的副官許輝生便動起了歪腦筋,他想來想去總算想明白了:頭兒這是寂寞啊!想女人了啊!倘若能把這件大事搞定,這陞官不是指日可待嗎!

聰明且懂人性的許輝生思量明白後,便給頭兒物色了幾個容貌過人的風塵女子送來了。可不曾想,白崇禧看了這幾個女人後反倒沒了胃口,他眯著眼睛說:

「貨色是好貨色,就是這來歷不明啊,萬一有個這個病那個病的,哎!」

許輝生摸摸腦袋回到:「下官考慮不周了,該死該死。」

通過這茬,這許輝生算是摸著門道了,頭兒想要的是來歷清楚的好貨色。可這眼下,哪來的這種貨色啊,想來想去,許輝生一咬牙一跺腳,竟直接將自己未過門的未婚妻王氏帶到了白崇禧面前。

這王氏年輕貌美,溫潤如玉,白崇禧見了之後很是滿意。很快,白崇禧便與王氏成了好事。很快,這「體貼、善解人意」的許輝生也青雲直上了:他直接由副官,升到了廣西邊城的警備司令長官。

所以說啊,這要陞官發財還真得懂得犧牲,人小許這犧牲精神多大,連老婆都送出去了,這領導能不滿意嗎。

滿意的白崇禧還在陸氏花園附近找了一棟小別墅,夜夜在此與王氏做「功課」。

很快,兩人的努力便有了成效:王氏懷孕為他生下了一個大胖小子。

白崇禧雖已結婚七年,可妻子只為他生下了兩個女兒,他一直還沒兒子。因此,王氏生下兒子後,白崇禧那叫一個高興,當即就給了大大的封賞。

可此時的白崇禧也知道,眼下這王氏還沒有名分,按照舊時代「母以子貴」的制度,王氏應該得有個名分才對。可自己分明答應過妻子絕對奉行一夫一妻制,這可怎麼辦呢?

就在白崇禧糾結的當口,讓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原配馬佩璋竟殺過來了。

馬佩璋在動身前,已經有過整夜的思考了。丈夫的職業註定這一天終究會來,但它是來一次還是無數次,關鍵就看自己這一次怎麼處理了。

馬佩璋再大度,也是普通女子,有女子都有的喜怒哀樂,丈夫跟別的女人生了兒子,這種事擱誰那兒都會崩潰。馬佩璋哭著哄睡兩個女兒後,開始坐在床邊思考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

她知道,現在絕不是發泄情緒的時候,她得打起精神來處理好這件大事。這一趟,若處理不好,自己以後地位就不好說了,畢竟人家生的是兒子且尚年輕貌美。但若處理得好,則不僅可以杜絕丈夫以後偷腥,還可藉此讓自己鞏固地位也難說。

與一般女子不同的是,馬佩璋知道,男人外遇的核心從來不在女人身上,而在男人或者婚姻本身上。她和白崇禧素來恩愛,之所以出現這種事情,全因為兩地分居。所以,要杜絕這類事情的根本是搞定男人且避免兩地分居。

而在另一層面上,通曉感情的她知道:若要讓一個男人不再記掛一個女人,首先得讓男人覺得對她無有虧欠。

讓男人不惦記一個女人,從來只有兩種法子,一種是讓他對她完全沒了感覺;另一種,則是讓男人覺得自己對她全無虧欠。

感覺這事好辦,只要讓他們再也見不著,日久後,感覺自然就沒了。關鍵是,得讓白崇禧覺得自己對這女人全無虧欠。

所以,馬佩璋知道,這事還非得自己吃虧才好。如此一來,白崇禧勢必會覺得虧欠自己,自然,日後也會對她更好。

理清楚這些後,馬佩璋便殺過來了。白崇禧看到原配夫人突然「殺」過來,自知自己幹了錯事,措手不及地看著妻子:「你,你怎麼來了?」

馬佩璋也不言語,只吩咐隨從都退下。她知道,這件事情,動靜越小越好,對彼此傷害小不說也更利於處理。隨從退下後,她才對著白崇禧道:

「我都知道了,這趟就是來處理來了,孩子留下,我來養,這女人不能進門。」

白崇禧見馬佩璋發了話,一時竟不知如何是好,其實,她這話只是試探丈夫。從他的反應,她已經看出來了,他並不是動真格的,人說:男人婚內找的都是性,女人婚內找的卻是愛,此言不虛。

馬佩璋見狀,繼續試探:「你預備怎麼處理?」

白崇禧本就已經被妻子的架勢嚇到了,如今哪還敢發表意見啊,況且,他找王氏僅僅是排遣寂寞,並未往深處想。再況且,他對這些事,也不擅長處理啊。

於是,白崇禧挪到妻子身邊把手搭在她肩上柔聲道:「一切聽憑你得處理就是了。」

與白崇禧商議對策後,馬佩璋便秘密會見了王氏。讓王氏意想不到的是,這個原配見著她竟然不打不罵還分外客氣。

在王氏與白崇禧的私密住處,馬佩璋見到了這位剛剛生下兒子不久的第三者。

馬佩璋忍著屈辱,定了定神看著她道:

「妹妹,我們商量過了,你還年輕又這麼漂亮,做妾太委屈了。我們會給你一大筆錢,夠你下半生用了,孩子我會幫你養著,你看怎麼樣?」

王氏聽到那幾句「我們」,瞬間便已經明白了,她和他事先就已經商量好了,如今只是來通知自己罷了。

人說,對付第三者的最好方法是和丈夫(妻子)連成統一戰線,此言也著實不虛。

見王氏愣在那兒,馬佩璋明白,她似乎還未想明白自己的處境,於是她繼續敲鼓:

「將軍的身份是不允許他離婚的,畢竟那樣不好看,還有,就算我同意,娘(白老夫人)也不得同意。所以,你當真要留下,是只能做妾了。你要做妾也可以,我去和他說,他要是不同意,我一準跟他鬧,鬧到他同意為止。」

王氏一聽,立馬抬頭打斷馬佩璋說:「不必了不必了。」

見王氏已經有所動搖,馬佩璋便開始打起了溫情牌:

「這事不怨你,都是男人的錯,哪個男人不好色啊,尤其像妹妹這樣可人的,哪個男人見了不愛。但這男人的床容易上,這男人的心,可就不那麼容易得了。」

王氏聽完,再也閉不住,她終於委屈得流下了眼淚。想想自己未婚夫將自己拱手送給上司,如今,自己的這個男人又,哎!

馬佩璋見狀,把手帕遞給王氏說:

「妹妹快別哭了,咱長教訓就是了,以後,咱都找真心愛自己的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男人。哎,說來,我也慘,我的理想是落空了,只看以後能不能守著這軀殼了。你就不同了,你得日子還長著呢。」

王氏聽完默默擦著眼淚點了點頭。

之後,馬佩璋給了王氏一大筆錢,之所以給如此多的錢,一來是希望丈夫心裡不對她有虧欠,二來,也是想藉此讓白崇禧長個記性。

時候,白崇禧很有些心疼地問馬佩璋:「必須給這麼多錢嗎?」

馬佩璋聽完挑了挑眉道:「這會心疼了,早幹嘛去了,你想以後她把這事鬧得人盡皆知啊,名聲還要不要。不多給點錢,人會樂意嗎?」

白崇禧聽完便不再說話,此後馬佩璋與白崇禧約定:此事再不提,所生兒子白先道對外說是自己親生。

這件事後,長了記性的白崇禧在與妻子婚內再未鬧過任何婚外情。

一場本來狗血的劇情,最終卻以近乎「團圓」的結局收了尾,這大概就是智慧的力量吧!

值得注意的是,白崇禧雖婚外與女子有過一段戀情,卻終生只有馬佩璋一妻。相比妻妾成群的其他軍閥,白崇禧也算是民國的模範了。

人說,一個男人成為什麼樣的人,很大程度上由女人決定,天性好色的白崇禧能在民國那種氛圍下始終堅持一妻,足見馬佩璋的非比尋常。

長達30多年的婚姻里,馬佩璋一共為白崇禧生下了6子3女,加上王氏所生的一子,他們一共養育了10個子女。

在戰亂中,馬佩璋始終是一大家子的核心,晚年,白崇禧潦倒之際,她更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兩人的這段感情,雖曾有過裂縫,卻絲毫沒影響兩人的恩愛。時至今日,兩人的愛情依舊是婚戀典範一般的存在。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