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21年有情有義!恩師「親手操辦後事」送梅艷芳最後一程 「走後遺產贈他」早已勝似家人

劉培基是已故梅艷芳一生的恩師,也是她生前的戰友!劉培基曾是最知名的時裝設計師,替不少大咖藝人設計服裝形象,當中又與梅艷芳關係最深,從梅艷芳第一張唱片封面開始,直到梅艷芳最後一場告別演唱會的舞台服裝設計都是由他親自參與,他等於是見證了梅艷芳的一生!

Advertisements

圖片來源:劉培基IG


當年,梅艷芳得知自己患癌,第一個通知的人就是他。

梅艷芳住院,始終陪在身邊的,也是他。

梅艷芳愛美,不願別人看見自己生病的樣子;

他為了她擋住來看望的朋友,不惜得罪很多人;

他為她披上華美婚紗,圓了梅艷芳「嫁給舞台」的最後夢想;

圖片來源:香港明報

Advertisements


他也為她穿上壽衣,將她抬進棺木,並在旁鋪滿鮮花。

他默默陪伴了她21年,又忍著悲痛欲絕,默默替她處理後事,成為8個扶靈人之一。

他們非親非故,不是情人,卻勝似親人,是彼此生命中最特殊的存在。


Advertisements

梅艷芳離世後,遺囑中為他留了兩套房產;

他是她的「Eddie哥哥」,而梅艷芳是他永遠的「小妹妹」。

他就是梅艷芳的形象設計師——劉培基。


Advertisements

「百變天后」梅艷芳離世19年,劉培基也老了。

如今71歲的他,一直未婚,膝下無兒無女。

多少次午夜夢回間,梅艷芳伏在他肩頭,低頭想說點什麼,又欲言又止。

驚醒後的他,淚濕雙襟。

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才能跨越時空,超越血緣和愛情,一直惦念呢?


Advertisements

一、他從小被拋棄,她從小被母親當成賺錢工具

1982年的一個秋天,天氣不太冷。

19歲的梅艷芳隨便套了件外套,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匆忙來到劉培基的工作室。


Advertisements

他忙得不可開交,匆忙看了她一眼說:「把衣服脫掉,讓我看看。」

隨後丟給她一件吊帶背心,淡定地說:「把它換上。」

她換上,仍套著外套,用手捂著衣領,很害羞。

劉培基將梅艷芳的手鬆開,細細打量這個女孩。

她太瘦了,鎖骨凸起。

一頭俗氣的頭髮、牙齒黃且不整齊。所以梅艷芳不敢笑。


Advertisements

但劉培基發現:

梅艷芳一言不發時,嘴角歪歪的,似笑非笑,看上去有點驕傲。

這種感覺是他喜歡的。

沒想到從這天開始,梅艷芳這一生都對劉培基言聽計從。

凡是他在,她就不敢輕舉妄動。

用劉培基的話來說:

「可能因為兩個人都破碎的家庭出身,沒有受過家庭的溫暖,所以格外投合。」


1951年,劉培基誕生於香港。

他從小沒有父親,但母親是個奇女子。

母親叫馮孟君。

她曾在上世紀50年代創辦了香港第一本雜誌,又拍電影又寫小說,喜歡周旋在錢權子弟之間。

劉培基八歲前,和母親住九龍塘花園別墅,有傭人有汽車。

但八歲之後,母親要嫁人,對方不接受拖油瓶。

於是母親把兒子送去粉嶺,基本上相當於流放,連學費也不肯付。


那一晚,失去母親的劉培基,對著月亮哭了一整晚。

之後,他被母親先後寄養在學校、朋友家,住過鐵皮屋,賣過豬肉包,嘗盡顛沛流離。

母親偶爾約兒子在家中吃飯,一旦有人敲門,她會驚慌失措,讓劉培基從後門溜走。

直到11歲時,母親才告訴劉培基:

「我不是你親生的媽媽,不要再叫我媽媽了。」

至於父親是誰,有人說劉培基是遺腹子,父親是國民黨軍人。


母親向他攤牌,又將他送到一個上海裁縫店當學徒。

他很勤快。

學徒三年後,十四五歲的他租了一間地庫小房間,做一盒名片拉客源,為許多舞小姐設計靚衫,生意還不錯。

1973年,22歲的劉培基突然想出國進修,於是找到英國的朋友幫忙,竟然走進了英國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

進修回港,他帶著在英國設計的30多套禮服,以及最後8000塊港幣,重新開始。


在尖沙咀加連威老道租了鋪面,劉培基開了第一家「詩紡」。

「詩紡」時尚高端的剪裁迅速吸引了香港小姐、豪門闊太、富家小姐的青睞,客似雲來。

他也被邀請參加香港時裝節、倫敦時裝節、巴黎時裝節,成為香港第一個以設計出名的本土服裝設計師。

1979年,倫敦三大百貨公司都在他這裡下了訂單;

而《Vogue Paris》的編輯看見他的作品,特意跑來香港來拍造型照。


此時的劉培基,是鼎鼎有名的大設計師。

但他的身世和經歷,讓他迅速發現梅艷芳的相似。


梅艷芳1963年出生,比劉培基足足小了一輪。

她幼年喪父,4歲時就在母親開的歌舞廳登台唱歌。


為了供養兩個哥哥念書,以及一家人的開銷,年幼的阿梅除了唱歌,還要當主持,兼做服務員。

初二時她便離開了學校,之後輾轉在歌廳、夜總會等場所。

她也被人笑為「歌女」。


直到1982年,18歲的梅艷芳參加無線電視與華星唱片主辦的第一屆新秀歌唱比賽,一舉奪冠。

因磁性渾厚的嗓音、沉穩大氣的颱風,梅艷芳被製作人黎小田相中。

唱片公司找劉培基來替梅艷芳設計造型。

這一合作竟然長達21年,他們也一起開啟了「百變天后」的神話。


二、他是屠龍刀,她是倚天劍,成就了百變秘笈

劉培基擁有設計師的「執拗」和「高傲」。

他不樂意設計,即使對方是已故英國女王,也不會給面子。

所以圈內,誰要穿劉培基設計的衣服,都很有壓力。


梅艷芳也不例外。

第一次合作,他就讓梅艷芳去整牙齒,幫她把頭髮剪短,之後遞給梅艷芳一件男裝。

劉培基一邊示範一邊說:

「我不是讓你女扮男裝,而是女穿男裝,那種神態是不一樣的……」

於是,我們就看到了一個雌雄同體的「紳士」,冷艷而剛烈。

圖片來源:tatlerasia


在幫梅艷芳做形象設計時,劉培基從來不會問她好不好看。

而是告訴梅艷芳:

「這件衣服的特點在哪裡,它要傳達什麼理念,穿上它以後怎麼走動、如何轉身,才最能凸顯它的妙處。」

而梅艷芳從這時候開始,愛上了聽劉培基講故事。

劉培基也將每次給梅艷芳造型,當成嶄新的開始。


梅艷芳的百變造型,也驚艷了一個時代。

比如「黑超壞女孩」;


比如「波斯妖女」;


又比如冷傲高貴的「淑女」。


從梅艷芳初登紅館舞台,直至2003年她患病舉行告別演唱會。

每個階段梅艷芳的舞台華服,皆穿插了劉培基的設計。

在合作中,他們建立了亦師亦友的珍貴情義。


梅艷芳曾評價劉培基:

「他做每件事都把心放進去,不單講求美觀,他看重靈魂。」

因為懂得她的靈魂,所以劉培基總能做出契合她靈魂的華服。

梅艷芳的可塑性,搭配劉培基設計的系列舞台時裝;

記錄了一位個性的時代巨星的成長、蛻變與成熟到最後遺憾地隕落。


在梅艷芳的告別演唱會中,她請求Eddie哥哥替她設計婚紗。

梅艷芳一生中愛過很多男人,也與很多男人傳過緋聞。

比如劉德華、苗僑偉、鄒世龍、趙文卓、近藤真彥……

但她一輩子沒有結婚,也未有一兒半女。

劉培基驚訝地問梅艷芳:「你要嫁給誰?」

梅艷芳回答:「嫁給舞台」。

劉培基的心,很痛。

圖片來源:娛聞少女微博


為了這件婚紗,他也灌注了所有的愛和感情。

因為生病的梅艷芳,腹部不斷發脹,劉培基每天不停地替她量腰圍,不停地改婚紗尺寸;

沒有人揭婚紗,他設計了不用揭婚紗的蓋頭;

頭紗拖著兩條十五米的輕紗,劉培基在心裡揣測了無數遍,如何擺放出場最驚艷。


在演唱會上,劉培基在後台接上接下,全力護航,陪著她在摯愛的舞台上完美謝幕,不留遺憾。


2003年12月30日,梅艷芳去世。

劉培基忍著傷痛,為她設計了一件「送客服」,也是他最後一次為她設計衣服。


象牙色的真絲緞,旗袍樣式,長袖、領口結上蝴蝶結,配珠羅紗的披肩,搭配和同料子的高跟鞋……

這套壽衣由劉培基親自為她穿上,護送她去「彼岸」。


有人說,遇上劉培基,是梅艷芳的幸運。

有人又說,遇上梅艷芳,是劉培基的幸運。

而劉培基認為:

「我們是屠龍刀與倚天劍,成就了百變的武林秘笈。」


張國榮、羅文、黃霑、許冠傑……這一個個巨星都曾穿過劉培基設計的衣服,也與他建立了深厚的情誼。

但劉培基總是不厭其煩地向人訴說:

「我多年來為梅艷芳做形象設計,也為其他人做的只是舞台服裝,但我只承認一個百變梅艷芳!」



以此證明,梅艷芳在他的生命確實是不同的一種存在——

不只是朋友之愛,而是猶如血濃於水的親情之愛。


三、他如父如兄,她有情有義,是彼此特殊的存在

說白了,因為他們骨子裡,都是缺愛的人。

都是很小年齡出來闖蕩,彼此的痛苦和經歷都懂。

時常聊天,劉培基說著說著,梅艷芳會突然跟著哭起來。

梅艷芳說,劉培基是這個世上最愛惜她的人。


當年她愛上了日本壞男近藤真彥。

想和他長廂廝守,她帶上錢就跑去日本買了個單間。

但近藤真彥卻有女朋友,梅艷芳莫名其妙被三了。

劉培基去日本看她,她剛剛從超市購物回家,在刷馬桶,一副狼狽的模樣。

他憤怒又無奈,心疼的流淚了。


當年梅艷芳成名,有過一段迷茫期。

她夜夜笙歌,晨昏顛倒,樣子很憔悴,做什麼都不在狀態。

劉培基在身旁好言相勸:

「你要愛護自己,不要常去夜店,少喝點,你照照鏡子,再這樣下去,化妝也上不了粉了。」

但梅艷芳依然我行我素。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有次拍宣傳海報那天,梅艷芳遲到了兩小時,沒有半點歉意。

劉培基勃然大怒,衝進化妝間,命令梅艷芳向全組工作人員道歉。

梅艷芳立刻就哭了。

他給梅艷芳立下很多類似的規矩:

不可以因為生病不去領獎,不可以因為失戀不去工作……


劉培基希望梅艷芳,能愛惜自己的羽翼,畢竟這一路走來他知道她有多難。

黃霑看不慣梅艷芳的沉淪,打電話給劉培基罵梅艷芳,足足罵了十多分鐘。

話說得很難聽,劉培基怒了。

劉培基穿著睡衣就直衝黃霑家,逮著正在洗澡的黃霑,替梅艷芳罵回去了。

若不是視梅艷芳為至親,劉培基怎會有這樣的護短:

「我可以罵她,但不允許別人說她一句不好」。


梅艷芳很講義氣,對於別人借錢,幾乎有求必應。

劉培基知道,嚴厲警告她:「再借錢給別人,妳就完了。」

劉培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無非怕她受騙,同情心被人利用。

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2002年,梅艷芳被告知患癌,她第一時間告訴劉培基。

因擔心化療掉頭髮,梅艷芳拒絕西醫。

劉培基便陪著她去北京、上海等地尋訪名醫,秘密治療。


見她用工作緩衝痛苦,備受病魔的折磨,劉培基恨不能替她受過。

他也患上了情緒病,一天睡三個小時,大把大把地吃著安眠藥。

梅艷芳在最後傳給他的短訊中說:

「當我向你說了這件事(罹癌),我好後悔,令你這樣為我費神,心情低落,真對不起,可否答應我不管將來會如何,都請不要難過和傷心,只要我感覺不到痛就已好,更有可能我完全好呢!」


他替生病的梅艷芳閉門謝客,拒絕了趙文卓等人的探訪,不惜得罪圈內人。

直到醫生宣告梅小姐沒幾日了,他才放開禁探令。

朋友在劉培基的安排下,三人一組分批入病房。

每次有朋友來,劉培基便輕輕地撫下身,在梅艷芳的耳邊低聲說:「XX來看你了。」

梅艷芳不能動彈和說話了,但她強撐著一口氣,見完了她想見的人。

所以,她走得很安詳。


梅艷芳在離世前,跳過自己的親哥哥和母親,將遺產交由劉培基託管。

也將向她借過錢的名單給劉培基,不是讓他去要錢,而是叮矚他:

「以後我不在了,請你多多關注他們。」

當得知梅艷芳在遺產中,有他一份,劉培基老淚縱橫。


劉培基怎會缺錢?多年來的打拚足夠他安享晚年。

但梅艷芳的決定,讓劉培基真切地感覺到,自己真的有家人。

這份親情,是他的「小梅妹」給的。


梅艷芳走後,劉培基不再設計衣服。他怕觸碰過往的人和事,一碰就痛。

不過有兩次例外,其中一次例外便是幫梅艷芳徒弟做演唱會。

在梅艷芳離世十周年,劉培基把畢生收藏全部捐給文化博物館。

在這裡你不但能看到劉培基創作的一生,也能看到梅艷芳一生最輝煌的時刻。


劉培基一生未婚,無兒無女。

他從未掩飾過自己的同性戀傾向。

他和小梅妹的故事,純得如一汪清泉,有友情有親情,唯獨沒有愛情。


劉培基曾經居住過曼谷、廣州,如今落戶在離香港不遠的深圳。

如今的他,一個人吃飯、爬山、清心寡欲地生活;

也一直沉浸在香港娛樂最為黃金的年代。

因為那個時代,有他的摯友和妹妹,梅艷芳。


今生相遇,三生有幸。如今他只待歸途,期待再與老友相聚。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