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我年入百萬!老婆回娘家「卻要騎自行車」 直到那天「二叔送來一條魚」:做人要低調

真正厲害的人,在面對人生起伏的時候,都懂的不動聲色,只有咽的下生活的苦,才能更平心靜氣的品嘗生活的甜。

01.

各位朋友,我叫阿斌。

我是一個企業的高管,我的年收入過百萬。

而我的老婆阿蓮,也在一家私企上班,月薪2萬多。

靠著我們的合理支配,我們能夠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

有了點閑錢,我就想去買一輛車。

我對阿蓮說:

「阿蓮,你嫁了個好老公。

Advertisements

你回娘家的時候,我開著小車回去見你們的父母、你的弟弟、你的二叔等,你特有面子啊。」

誰知阿蓮聽了,卻把眼一瞪:

「阿斌,別想買車!

你看,我們家離單位都不遠,買了車,沒啥多大用處。

況且一年養車的費用,我們都可以打兩百多次的滴滴了。」

我是個妻管嚴,老婆大人的話哪敢不聽,於是,我就死了這條買車的心了。

02.

Advertisements

老婆的娘家在離我們不足20公里的鄉下的。

阿蓮的父母年齡也都六十多了。

因此,阿蓮也時不時地回一趟娘家,帶點吃的穿的給父母。

我也常常帶著孩子跟著阿蓮回去。

在鄉下老家,阿蓮父母的一大片果園,讓我和孩子流連忘返。

可是,阿蓮的父母卻常常嘆息說,這一片果園,中看不中用,賣不了錢。

阿蓮聽了,也嘆息一聲,說現在自己在城裡買了房,每個月要還房貸,日子也是過得辛苦啊。

我聽了,臉色有點掛不住,剛想說些什麼。

阿蓮卻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只好閉上了我的嘴巴。

03.

Advertisements

回家的路上,阿蓮警告我,以後不要在娘家人面前吹噓自己很有本事。

說真正厲害的人,是低調沉穩的人,我們千萬不要有點錢就嘚瑟。

我說,我在你娘家說些實際情況,又不是啥嘚瑟啊。

阿蓮搖搖頭說:

「阿斌,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我們從家裡到鄉下的這條路,路況非常好。

以後,我跟回娘家,我們一起騎自行車回來。」

我聽了,撓撓頭,對老婆大人的話,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04.

Advertisements

中秋節,公司放假。

早上,阿蓮早早地把孩子送到了幼兒園,就拉著我,說今天要送些食品回鄉下。

阿蓮還說:

今天回鄉下,還要去山上采荊樹葉,柏葉,桃枝,麻葉,蓮花,芙蓉葉煮水洗頭,以消災避禍,一年好運連連。

順便和鄉下的親人聊聊天,喝喝茶,吃吃蠶豆,提前過個七夕節。

我聽了,趕緊拿出手機,準備叫一輛滴滴回去。

不過,阿蓮卻制止了我,她說:

「我已經準備好了兩輛自行車,以後我們回家,都騎自行車回去。」

說完,她就進屋去提那些食品了。

05.

Advertisements

我和阿蓮騎著自行車,花了四十分鐘,才氣喘吁吁地來到了老婆的娘家。

到了家門口,丈母娘看見我們累得夠嗆,就心疼地說:

「哎呀你們,怎麼不叫輛車回來?」

這時候,辭職在家的小舅子也出來了,他哈哈一笑:

「都什麼時代了,你們夫妻也不買輛車?」

聽了小舅子的話,阿蓮卻嘆氣道:

「最近我們買了房子,房貸都還不起了。

還買啥小車?」

我聽了一愣,就尋思道:

「老婆怎麼盡說假話啊?

每個月的房貸就四千多,我們還得很輕鬆啊?」

不過,上次她教訓我做人要低調,於是,我就趕緊閉上了嘴巴。

06.

Advertisements

這天,老婆上午帶我去山上采荊樹葉,柏葉,桃枝,麻葉,蓮花,芙蓉葉煮水洗頭。

下午帶我拜訪我的一些親人和鄰居。

我跟在阿蓮後面,聊著一些家長里短。

不過,我聽到最多的,是阿蓮向這些親人和鄰居訴苦。

她老是抱怨說自己經濟困難,日子過得不那麼富足。

我聽了,很是不爽,心想:

我年收入二三十萬,怎麼被你說成窮光蛋了?

於是,走了幾家之後,我索性就不去了,躲到阿蓮的房間睡覺去了。

07.

Advertisements

一個月後一個周末,我在家看電視,阿蓮正在用拖把拖地板。

突然,我們家的門鈴響了起來。

我打開門一看,原來是阿蓮的二叔來了。

他手裡提著一條大黑魚,嘿嘿地笑著望著我們。

我和阿蓮趕緊把二叔請進家門來。

二叔坐了一會兒,就搓著手掌說道:

「阿蓮,我也不拐彎抹角了。

今天我來,想向你們借點錢。

我也知道你們過得不容易,你借給一萬塊就可以了。」

我心想:

二叔來借錢,借一萬塊那是沒問題的。

我剛想站起來去拿錢。

誰知,阿蓮卻拉住了我。

她說:

「二叔,我們沒啥錢,你也是知道的。

不過我現在手裡還有三千塊錢,你就拿去吧。」

二叔借過錢,非常感激地走了。

08.

二叔走後,我剛想說阿蓮幾句。

誰知她卻先批評我了:

「阿斌,你不知道二叔的底線,你就不要私自做主。

你知道嗎?二叔嗜賭成性,現在就連家裡的宅基地都賣掉了。

你給他再多的 錢,估計也是輸光光啊。」

我聽了,才恍然大悟,原來,阿蓮說我們窮,還是有道理的。

不過,二叔還沒走多久,小舅子的電話就來了。

他說他準備買房結婚,要我們贊助他五十萬。

阿蓮一聽就火了:

「我們買房房貸都壓得喘不過氣來了,你一張口就是五十萬,你以為我們是開銀行的?

你要結婚,作為老姐,我要幫助你。

但是我們能力有限,我給你五萬塊吧。」

後來,在小舅子的死纏硬磨下,阿蓮才口頭答應再去借五萬湊一湊。

09.

阿蓮放下電話,她長嘆了一口氣道:

「其實,我弟是個好吃懶做,不愛幹活的啃老一族。

如果我們這次給了他五十萬,下次估計他還會張開要錢。

現在他要買房,我也支持他,不過,只能給十萬。

這不是我沒有親情,而是我們要懂得如何正確對待借貸的關係啊。

都說『親兄弟明算賬』,對於二叔和我弟,這筆賬,我們根本就拿不回來。

因此,我回娘家要騎自行車,要到處訴苦,其實就是為了更好地守住我們的家庭。

因為,我們自己也要生存,自己也要生活啊。」

聽完阿蓮的話,我不禁連連點頭。

10.

朋友們,阿蓮為了隱瞞我的經濟實力,回娘家的時候,故意要騎自行車回去,她這樣做對嗎?

面對二叔借錢時的卑微,小舅子買房時的央求,阿蓮不為所動,守住自己的原則,她這樣做恰當嗎?

如果換做你,你會怎麼處理自己和親人之間的借貸關係呢?

請大家在評論區留言,大家一起來交流一下這個很讓人頭疼的問題吧。

謝謝大家了。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