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初婚18天喪偶!她17歲風靡老上海「一生嫁4夫」生養7子 晚年遇「黃昏戀」享年95歲:為愛而生

2020年12月14日,媒體傳來了一則令人悲痛的消息,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作家黃宗英在三點二十八分的時候去世了,享年95歲,結束了自己傳奇的一生。


1942年,黃宗英17歲。

她身材瘦小,卻有著杏臉桃腮,硃唇皓齒。

她被選中出演《甜姐兒》,自此走紅,風靡老上海。

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惹得影迷們魂不守舍。


Advertisements

她出生在北京,卻更似一塊江南璞玉。

嗓音婉轉,外貌清麗。

在那個戲子被輕視的年代,黃宗英卻是人民心中的例外。

她愛文學,愛寫作。

在後台等戲時,她的手裡是高爾基的《母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這樣的女子,在當時看來,簡直是驚為天人的存在。

觀眾們都愛她,愛她的一笑一顰。

在劇場外,開車的少爺,手捧鮮花的管家,都在等著黃宗英的出現。

可那時的她,早已心有所屬。


Advertisements

她愛上了劇團的指揮。

一個叫郭元彤的男人。

在18歲那年,他便向她求了婚。

短時間內,消息傳遍各地。

這個被萬人追捧的舞台明星,一夜之間成為了歡心待嫁的新娘。

她在鏡子前,

小心翼翼穿上婚紗,

憧憬自己成為人妻的模樣。

新婚之夜,黃宗英端坐在婚房中。

郭元彤緩緩而來。

房外熱鬧簇擁,人人皆沾新婚之喜。

但就在那夜,新郎郭元彤突然發生休克,被送往醫院。

新郎的家人對黃宗英說,郭元彤太緊張了,導致昏厥。

這個18歲的女孩信了。

直到結婚18天後,郭元彤再次昏厥。

這一次,他卻沒再醒過來了。


Advertisements

這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就此淪為寡婦。

那一刻,黃宗英才明白——

夢想的婚姻,原來只是一場陰謀。

郭元彤的父母為了給兒子「沖喜」,隱瞞了他的病情。

人生這齣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悲劇作為開端。

她的18歲,離奇得像一出荒誕劇。

可,那時的黃宗英並不會知曉。

她的人生,其實是場傳奇。


18歲,本是花樣年華,妙齡春日。

可對黃宗英來說,是鬱鬱寡歡,是喪夫之悲。

她沒辦法再面對舞台。

昔日,她和丈夫同台演出。

有默契的眼神,有簇擁的掌聲,還有歡聲,也有笑語。

可,自丈夫去世後。

那些記憶,都成為了錐心刺骨的痛。

為了緩解哀愁,她常出入在北京香山的某座後山上。

抱著一本書,她從白天看到黑夜。

時而惆悵,

時而喜悅。

時而還發出一陣陣啜泣聲。

大半年的時間,她遊離於生活之外。

Advertisements

有人曾問她:「你對愛情還抱有期待嗎?」

她只是沉默著。


黃宗英的哥哥見狀,便找來自己的同學程述堯幫忙。

程述堯,是當時南北劇社的社長。

Advertisements

他比黃宗英大了9歲。

在很早之前,程述堯便對黃宗英有所耳聞。

他邀她參加劇團,一起欣賞話劇,探討演技。

程述堯是個戲痴。

曾為了一段跳窗的戲,在家裡的窗台上反覆地跳,讓自己記住那種感覺。

黃宗英骨子裡的熱血也漸漸被喚醒。

生活裡,程述堯對她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

她鼓勵他重新演戲。

為她考量劇本和角色。

這種大哥哥式的貼心,瞬間感染了在陰霾中的黃宗英。

1946年, 程述堯向她求婚,承諾照顧她一生一世。

那時,黃宗英21歲。

雖遭受情傷,但始終還是個懵懂的大姑娘。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愛他。

但,眼前的程述堯讓她感到安心。

「他對我很好,我想應該是愛吧。」

這種念頭一直持續在黃宗英的心裡回蕩著。


Advertisements

可這第二段婚姻,依然沒那麼美好。

程述堯從小生活在一個封建家庭。

規矩繁多。

一舉一動都被束縛著。

黃宗英嫁入後,如被監視的金絲鳥。

吃飯該怎麼吃,

走路該怎麼走,

說話不能大聲。

......

這些規矩,常常壓得黃宗英喘不過氣。


Advertisements

她天性洒脫,奔放。

吃沒吃相,坐沒坐相。

和任何孩子,她都能打打鬧鬧。

拿黃宗英自己的話來形容——「我是屬雲的人。」

這樣的她,註定了愛漂泊,也愛自由。

恰逢1947年,她接到電影《幸福狂想曲》的邀約。

從北京到上海,她義無反顧地去了。

而這一次,黃宗英的耳邊,竟悄悄奏響了愛情進行曲。


1947年。

電影名角趙丹在朋友家的櫥窗裡,看見了一位女子的照片。

一雙俏眉。

鼻樑高挺。

眼神是剛中帶柔。


「這不就是陳鯉庭導演心目中想要的女主角嘛!」

他趕忙問道:「她叫什麼?」

「黃宗英,北京挺有名的話劇演員。」

機緣巧合下,趙丹與黃宗英有了第一次的相逢。

那是一個初秋。

黃宗英身著藍色旗袍,一頭烏黑的捲髮。

她風塵僕僕趕來上海。

他在車站接。

回憶起那刻,黃宗英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我知道他是大明星,可沒想到一點架子都沒有,很樸實。」

見面那天,趙丹穿著一件襯衫。

不巧的是,他的扣子扣錯了。

黃宗英一見他就笑。

「一個傻乎乎的男人。」

這種印象灌注在黃宗英的腦海裡,久久未曾改變。


但一到片場,黃宗英又發現趙丹「入戲如痴」的一面。

他們在片中有許多對手戲。

一個是為生活所迫的擦鞋匠。

一個是被流氓霸佔的少婦。

在戲裡,他們擦出火花。

在戲外,彼此也是情愫涌動。


某天,當黃宗英正在化妝時,卻發現鏡子裡的趙丹。

他站在門外,深情凝視。

黃宗英露出羞怯。點頭微笑。


但那時,黃宗英只覺得趙丹對自己是友好,並無他意。

直到一天夜場散戲後,一輛車來接大家回家。

可車很小,黃宗英沒擠上去。

就在她不知所措時。

趙丹一把拉過瘦小的她,坐在了他的腿上。

讓她驚訝的是,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抗拒。

內心裡,倒是跑出幾隻歡騰的小鳥。

它們就似春心萌動的少女。

跳著,嘰嘰喳喳地笑著。


那一刻,她突然感受到了愛情。

那一年,她22歲,已婚。

趙丹32歲,離異。

後來,黃宗英還出演了一部趙丹導演的劇目。

在台上,兩人就似天作之合,纏纏綿綿。

而就在最後一幕戲結束時,趙丹倏忽地對黃宗英說:

「我們快要分開了,但你不應該離開,你應該是我的妻子。」


趙丹突如其來的表白,把黃宗英嚇了一跳。

「我始終覺得我們的愛情沒有展開,他就說要成為夫妻。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愛我,還是說著玩了。」

黃宗英沒有答應。

那時的她,還是程述堯的妻子。

他告別了趙丹,回到了北京。

再見到程述堯,再回到那個如牢籠般的家。

生活平靜如水。

她的內心卻有著蠢蠢欲動的想念。

她對朋友說:

「程述堯5點下班回家,我3點多就開始緊張,心跳加快,我覺得我們不合適。」

在掙扎良久後,黃宗英向程述堯提出了離婚。

而程述堯沒有多問。

簽下離婚協議後,黃宗英內心如釋重負。


1947年的冬天,她馬不停蹄地準備離開北京。

她的心裡,只有一個目的地——上海。

那天,她買火車票,卻買不到。

買汽車票,也賣完了。

她心急如焚。

為了能最快速度地去上海,她買了一張船票。

而此刻,在上海的趙丹,早已趕往了十六鋪碼頭。

或許是命運捉弄。

風浪突襲,風雨交加。

黃宗英乘坐的船在途中遇到風浪,再次耽誤了行程。

趙丹舉著一把傘,在碼頭等了她3天。


當熟悉的身影在夜裡遙遙而來。

趙丹跑著迎接。

見面時,他一把抱過嬌小的黃宗英,嘴裡念著:

「我每天都去徐家匯的教堂,祈禱我們的愛情。」

是啊。

18歲那年,黃宗英遇到的是宿命。

21歲那年,黃宗英遇到的是恩情。

22歲這年,她終於遇到了愛情。

一年後,兩人在元旦那天正式結為夫妻。

可考驗,還在接踵而至。

趙丹曾經和葉露茜有過一段婚姻。

他們還育有一兒一女。


離婚後,趙丹帶著他們四處飄蕩。

當23歲的黃宗英嫁過去後,就擔起了這兩個孩子的責任。

趙丹的兒子,一天到晚打架。

黃宗英一一賠禮道歉。

趙丹的女兒學芭蕾。

黃宗英整宿整宿給她縫服裝。

以至於,趙丹的女兒回憶起黃宗英時,都說:

「這個媽媽我是要記一輩子的,像親媽媽一樣地管我。」


哪怕世俗流言蜚語傳得再多,黃宗英都是笑著面對。

她從未產生過不耐煩的情緒。

「那位宗英媽媽永遠是溫柔慈愛,同時又不失童心。」

那幾年,黃宗英感覺幸福。

不僅僅是生活,還有事業。

她塑造了很多影視上的經典角色。

《麗人行》《烏鴉與麻雀》《聶耳》等電影,在當時引起熱烈反響。


趙丹和黃宗英成為了熒幕上的經典情侶。

令人艷羨。

只是,進入特殊時期後,兩人也不幸遭了殃。

趙丹入獄5年。

黃宗英獨守空房,一人養育5個孩子。

由於是趙丹的妻子,她被指派干最髒的活,最累的工作。

苦苦等候5年,趙丹終於出獄。

可那時,他事業受挫,脾氣暴躁不堪。

那個溫柔的丈夫,也一去不復返了。

但黃宗英從未有過一句抱怨,也未說過趙丹一句不是。


在低迷期,黃宗英鼓勵趙丹一起學習繪畫,一起寫作書法。

日子愈久,趙丹的心境也漸漸釋懷了。

他重新投身電影行業。

只是,3年後,命運再次調戲這對苦命鴛鴦。

1980年,趙丹被檢查出了癌症。

黃宗英的手顫抖著,實在無法接受。

那時,癌症已是晚期。

同年10月10日,趙丹便在北京逝世了。

65歲的他去了遠方。

55歲的黃宗英,顫顫巍巍,無力跟隨。


半路夫妻,被留下的那個或許才最難。

自趙丹離世後,她常常站在窗台上,陷入沉思。


從那之後,黃宗英也選擇與筆相伴,不再演戲。

她對朋友說:「我活著,趙丹就不會死。」

在後半生裡,她開始寫作。

字裡行間,都有著趙丹的影子。

她偶爾在筆中回憶往昔。

不停哀嘆:

「年輕時候,雖然我們也常常拌嘴,但當他走了後,才更加深深體會到我們之間感情的深厚。」

黃宗英說:

「我想我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就是嫁給了趙丹。」

字字句句,都是情深義重。

那些年,媒體採訪她,都愛問:

「您想阿丹老師嗎?」

有時採訪,她正病了,腦袋昏昏沉沉。

但總不會忘記說那句:

「他永遠活著,不是我想不想的問題。我任何一個文集裡都有趙丹的事,我自個兒就下了決心,莫道不並蒂,偏隨我雙游。」


不論何時,黃宗英都是一副慈眉善目,溫潤如水的模樣。

眼睛彎彎笑著。

明明飽經風霜,卻讓人忽覺歲月靜好。

人到晚年,她還在不停地堅持學習。

學鋼琴,學跳舞,練字。

她不停,不歇,一直在尋找更多的可能性。

友人們勸她再找個老伴,有個依靠。

黃宗英卻說:

「我曾經嫁給了大海,難道還會再嫁給小溪嗎?」

這一生,她不再願為嫁而嫁。

如果哪天再遇見愛情,黃宗英稱願意繼續去愛。

哪怕那時,她已快到古稀之年。

遇見馮亦代,可能是黃宗英自己也沒想到的。

在「大海」之後,原來還有另一座森林。

馮亦代,是赫赫有名的翻譯學家。

他的文學造詣令黃宗英欽佩。

1993年早春,他們開始書信往來。

上海的一座小洋房到北京小西天的住宅處,天天都有郵遞員的身影。

他們每天一封信。

有時甚至一天三封。

信中,她喚他二哥。

他叫她小妹。


馮亦代大黃宗英12歲。

可在信裡,兩位老人惺惺相惜。

「我每天等著郵遞員來,看他的信。我知道,我已經愛上他了。」


一場黃昏戀,在那個春日,被埋下種子。

等到冬日來臨,竟立刻生了根,發了芽。

1993年的12月。

黃宗英為愛奔赴馮亦代所在的北京小西天。

她穿著一身粉紅。

一頭白髮,顯得格外靜雅。

馮亦代攜子女前去迎接。

他們羞澀的挽手,擁抱,儼然年輕小情侶的姿態。


在餐館中,馮亦代舉行家宴,兩人甜蜜交杯。


往後的日子裡,他們相扶相持。

在書房裡,常常是一個在前,一個在後。

寫作,讀書,翻譯......


值得一提的是。

自1991年馮亦代先生的愛妻鄭安娜離世後,他曾一度陷入悲痛中。

兩年的時間,都處於低落。

直到遇見黃宗英,她打開了他的心扉。

黃宗英和好友逛街買花,他也在一旁緊緊跟隨。

他不再困在書房那一寸天地。

生活變得鮮活了不少。


但黃宗英知道。

在馮亦代心裡,最重要的位置是留給鄭安娜的。

就像她的心裡,趙丹永遠無人可以替代一樣。

他們雖相愛,但彼此心裡,還是長情於最初的那個人。

有時,馮亦代正在書房看書,卻會突然對著黃宗英喊出「安娜」。


但黃宗英不介意。

就像趙丹的誕辰,黃宗英要寫點什麼。

馮亦代也會幫著她推敲字句。


他們是相愛的,卻也是獨立的兩顆靈魂。

正如黃宗英所說的那樣:

「命運的分號下,愛情仍在繼續。」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2005年的中秋節,92歲的馮亦代老人駕鶴西去。

80歲的黃宗英,腿腳孱弱,被留於人間。

她用筆寫下紀念:

「親愛的,我們將在印刷機、裝訂機、封包機裡,在愛我們的讀者群中、親友們面前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了。你高興嗎?吻你。」

落款——「愈加愛你的小妹」。

此後,她與書為伴,與筆相愛。


黃宗英先生,一生飽嘗分離的苦。

她的臉上,卻總是掛滿笑意。

友人都說,她是世間最純真的人。

所以,在她的房間,總會收到娃娃、鮮花、書籍......


她沒有攻擊性,溫柔了一生。

哪怕走到生命的盡頭,她仍會說:

「一個人多想著別人,自己就不會老。」

2020年,12月14日。

黃宗英先生逝世,享年95歲。

在病床上,黃宗英先生在最後時刻,留下了一句話。

「我走了,我深深地愛著你們。」

一代傳奇女子,就此落幕。

而我更願意相信,她已化作天上的一顆雲。

潔白,妙美。

時時刻刻,投影心間。


爺爺「主動追求」!92歲爺爺娶78歲奶奶,開啟黃昏戀,直言:年齡不是問題

青春的愛情狂熱,中年的愛情穩重,晚年的愛情簡單。無論是處於人生的哪一個階段,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就不失為感情中的一段圓滿。


陝西西安,92歲的晉爺爺和78歲的劉奶奶住在老年公寓,他們於2018年舉行結婚儀式,開啟黃昏戀。晉爺爺說,前幾年老伴離世他心情很失落,是劉奶奶讓他重燃了對生活的希望,2個人能說到一起,老年人也有愛情。

據晉爺爺稱,他與劉奶奶相識於老年公寓,4年前他就已經認識了劉奶奶,劉奶奶十分開朗,對人十分熱情,善談,直爽。

前幾年陪伴了他62年的老伴離世讓他心情十分低落,感覺生活都沒有了盼頭,在這麼低落的情緒中每天艱難的生活,是劉奶奶的出現讓他重新燃起了對生活的希望。

晉爺爺說,他們兩個人性格十分合得來,在一起時總是互相逗樂,對於他們兩人來說,年齡並不是最大的問題,兩個人在一起生活還可以減輕各自兒女的負擔,老年人也同樣可以擁有愛情。

對於兩個人之間的婚事,兒子女兒都沒有任何反對意見,認為只要可以讓老人開心即可。

在被問及是如何向劉奶奶闡明愛意的時候,晉爺爺表示是他主動追求的劉奶奶,大家都是老年人都見過很多世面,沒有什麼甜言蜜語,他就直接問劉奶奶,我們可以一起生活嗎。

在劉奶奶說可以之後,在2018年,老年公寓里晉爺爺穿著西裝,劉奶奶穿著旗袍,在給老年公寓的成員以及雙方子女的見證下,兩人就這樣成為了正式的夫妻。

晉爺爺稱,老年人也有愛情,劉奶奶給他的愛就像是給了他生命一樣。在認識劉奶奶之後,他的心情變好了,什麼病也沒有了。

他十分感謝劉奶奶。目前,晉爺爺和劉奶奶共同的願望就是能夠身體健康,長長久久的走下去,活到110歲。

晉爺爺與劉奶奶美好的黃昏戀用實際的行動告訴了人們,不論什麼哪個年齡段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老年人也是普通人,對美好的愛情都有著真誠的嚮往。

對於現在的剩男剩女,晉爺爺也說,擁有一顆年輕開朗的心容易遇到愛情,他也鼓勵現在的單身人一定要相信愛情!只要真心實意,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心上人。

網友對此怎麼說?

大臉盆子:願你白髮蒼蒼,還相信愛情模樣。

一顆西柚:歲爺爺娶78歲奶奶#不羨慕轟轟烈烈,只羨慕白頭到老

 GoooooSkiing:愛情不分年紀,想起了葉芝的When You are Old!

一口小俊-:祝福兩位老人家,要幸福下去哦。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