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彩禮下聘時變欠條!婆家稱「不離婚按月支付」女子拆陪嫁裝修走人「婆家人才兩失」

其實彩禮,應該是兩家人對於新人的一種祝福跟期望,希望新人在小家庭成立的時候能夠有足夠的啟動資金,不至於過二人世界的時候為了生計發愁。但是現在也有很多人卻仗著結婚的名頭大開金口,導致有的男人一聽到女方要談彩禮,不問數字多少,都覺得對方勢利,拜金。但彩禮並沒有那麼可怕,只要在雙方可接受的範圍,公平合理,就能做成一件利於雙方家庭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美美最近卻在臨近結婚之前被婆家將了一軍,落得人財兩失,最後選擇退婚,拆陪嫁裝修走人。我想聽了她的故事,可能很多人都會覺得氣憤,離開這樣的婆家也是不得已為之。

美美出生的家庭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是父母工作穩定,從小也沒受過什麼苦。為人性格也很開朗,積極向上。因為父母只有她這樣一個女兒,所以前半生的努力都是為了她這個女兒做準備,在物質方面從來沒有虧待過她。



Advertisements

在婚戀觀方面,她的父母教導她女孩子不僅要自愛,找另一半的時候也要以人品為主,三觀相合,性格相合就可以,錢財這些外在之物不能看的那麼重要。

遇到小李的時候,美美覺得這個人看上去就是人畜無害的樣子,待人接物的方式都跟自己差不多,所以情趣相同的兩個人很快就墜入了愛河,確認了男女關係。沒過多久,小李就順水推舟地跟美美求了婚,說要娶她。

美美的媽媽知道後,雖然當下沒有反對,但是事後還是提醒美美,兩個人相處是一回事,成家立業是另外一件事情。匆匆忙忙的結婚,總歸沒有了解清楚對方的各方面脾氣,而且兩個家庭是否合適也不知道。但是美美覺得只要兩個人相愛就可以了,而且小李的人品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也是認可的,其它的就顯得沒那麼重要了,她只圖這個人。

Advertisements



可是小李第一次上門的時候,沒有急於跟美美的父母打招呼,而是看著美美家的房子一直的感慨,說她們家的裝修有品位,看上去就是很有錢的樣子。美美的媽媽對於這樣的行為多少有點反感,第一印象對這個男孩子就不是很好。雖然美美的媽媽不是嫌貧愛富的人,但是看到小李隨手拿的禮盒,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商場打折處理的東西,心裡面還是有點介意,畢竟是第一次見未來丈母娘。

後來美美的媽媽跟她聊過好幾次,明示暗示都用上了,始終都沒有改變美美的想法。雖然心有芥蒂,但是看到女兒是因為自己從小的教導才這個樣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欣慰還是該難過,逼於無奈只能答應了兩個人的婚事。

Advertisements

可是雖然求婚了,但是小李一家遲遲沒有動靜,所以美美的媽媽讓美美轉告對方,想約了個時間坐下來好好聊聊結婚的細節,可是得到的回應卻是一切都有美美家來決定。



Advertisements

到了約定的日子,小李一家除了爸爸媽媽還有爺爺奶奶都來赴約了。美美爸媽為了照顧對方面子,特意選在了一個五星級的酒店,但是沒想到來了這麼多人,只能臨時換了一個大的包間。落座之後,小李的媽媽就一直在誇獎美美,說自己兒子有福氣,能找到這樣一個好的老婆。美美被誇的一陣臉紅,忙著擺手。美美的媽媽看到自己女兒在婆家眼中有這麼高的評價,也一陣欣慰,畢竟誇獎女兒人品,也是在誇她這個丈母娘教導有方。

推杯換盞幾圈之後,小李的媽媽直奔主題,問美美對於彩禮有什麼看法。美美害羞不知道如何應答,「阿姨,這個我隨便的,沒什麼特殊的要求。」還是美美媽媽見過世面,直接開口說,「就給18萬8吧,這個數字吉利,而且周圍朋友小孩結婚都是這個數字。」小李的媽媽聽到之後跟小李使了個眼色,「親家,給彩禮是應該的,這個數字也沒什麼問題。但是現在你看,房子已經準備好了,也不用小兩口發愁,只是我們也是普通人家,假如出了這個彩禮,到時候裝修的話只能草草準備,你看這個事情……」

Advertisements


美美看了一眼未來婆婆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媽媽,沒經歷過這個場面的她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這個事情,我理解,我本來打算給我女兒陪嫁一輛車,既然你們有別的需要,那乾脆這個裝修錢就我們出好了。」小李媽媽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開心,「那當然好了,親家你最了解自己的女兒了,裝修成什麼風格你們說了算,到時候美美肯定也喜歡。」說完就舉起了酒杯一飲而盡,彷彿放下了心中的一個重擔。

美美跟小李從那以後就開始著手新房裝修的事情,很快房子就有了家的雛形。沒多久,兩家人選了一個黃道吉日決定正式下聘,將彩禮送過來,這樣兩個人的婚事也算正式確定了。美美她們這裡的習俗是用現金下聘,可是美美沒想到的是,下聘當天,小李卻是空手來的。美美以為出了什麼問題,忙著追問發生了什麼。可是小李卻慢悠悠地拿出一個信封遞到美美的手中,「我媽讓我把這個給你,你看一下。」

Advertisements

美美接過信封,心裡想著,明明應該給現金為什麼給了支票,可是打開信封一看,心裡涼了半截,「這張欠條是什麼意思?」只見紙上寫著幾個大字,「彩禮欠款單」,一共三個款項,大致意思就是小李欠美美18萬8 的彩禮錢,兩個人不離婚按月支付還款,十年內還清。但是離婚了,這個錢就不再繼續支付。美美拿著欠條追問小李,「這張欠條究竟是什麼意思?」小李雙手一攤,「就是你看到的樣子,反正遲早都是你的急什麼,按月支付又有什麼關係?」

美美沒想到之前溫文爾雅的小李,現在怎麼一副這樣勢力的嘴臉,「這當然不一樣,我們這裡的習俗都是結婚之前送彩禮,而且是現金,這樣才能表現出對女方的尊重,也寓意著幸福,你現在這樣做,換做任意一個家庭都不能接受吧。」「怎麼不能接受了,反正這個錢是給我們的,先給後給又有什麼區別,現在給你還不是從我這個左口袋送進你這個右口袋。」美美真的無語,明明是結婚的習俗,到小李這裡卻變成了等價交換的事情,她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也想起了媽媽之前告誡自己的事情,這麼一看,小李是不是值得託付終身,現在得打個問號。



「你覺得彩禮給不給無所謂,那你為什麼讓我們家提前把房子裝修好當嫁妝。」「那怎麼能一樣呢?房子不裝,婚後我們怎麼住,而且嫁妝也是你們家自願給的,還不是看在彩禮的份上,你媽才願意掏錢裝修的。」美美真的氣瘋了,自己媽媽的心意在小李眼中變成了理所當然,「按月支付的方式我不能接受,要娶我進門這個錢必須現在給。」「這不可能,一下子沒辦法取那麼多的現金,而且我們家現在也沒這麼多閑錢。」小李停頓了一下又說,「你現在怎麼這麼勢利,我媽說夫妻一場,錢財哪有必要分得那麼清楚,都快是一家人了,鬧這麼難看有必要嗎?」

「你想太多了,我們還沒領證,算不了真正的夫妻,錢財的事情還是應該講清楚,你這張欠條我就不要了,你愛給誰給誰。」美美失望之極,「你現在是要跟我退婚嗎?那嫁妝你可拿不回去了,裝修的錢我是不會給你的。」美美沒想到小李現在表現得像一個無賴,「放心,這個事情不用你操心。帶著你的欠條走吧,以後別來我們家了,緣盡於此。」說完就把小李趕出了家門。

沒幾天,小李就見識到了美美暴力的一面。當他跟媽媽去裝修好的房子驗收的時候,發現房間里早就空無一物,而且牆紙跟地板全都被砸碎了,能拿走的全都拿走了,小李在門口的發現了一張紙條,「嫁妝我拿走了,房子本來就是毛坯,現在我物歸原狀,咱們兩清了。」小李的媽媽坐在地上痛哭,不知道是可惜自己的裝修還是後悔自己兒子的婚事,一場如意算盤到最後卻落得這樣的下場。


彩禮下聘時變欠條,小李的媽媽出的這個主意,真的是讓人無語至極,她可能覺得打了一張欠條給未來的兒媳婦就算已經付了彩禮錢,想出按月支付這樣的辦法來占兒媳婦的便宜,覺得婚後女孩也不會真的張嘴跟自己兒子要這個錢。而且婚前就裝可憐讓女方陪嫁妝出錢裝修,想著裝修的錢看不見摸不著,即使以後有什麼分歧產生也不用過多的賠付。但是想歸想,動機不純的接近別人,最終還是落不得好下場。

其實美美媽媽當初要彩禮的時候,男方如果不同意完全可以商量著來,但是表面一套背後一套這樣的做飯著實讓人難以接受。而且小李還默認了自己媽媽的做法,將18萬8彩禮變欠條,還送了過來給美美。美美退婚之後反遭懟,稱她是勢利的人,做出這樣的舉動,我想也是讓美美退婚的關鍵所在,錢不是那麼重要,女子在乎的終歸是這個人的人品,還有對待自己的態度。

結婚的兩個人的家庭應該公平,想要女方家出嫁妝,又不願意給彩禮,換做任何一家這個婚事都不會輕易答應。「天價彩禮」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情,對待彩禮我們也應該有正確的態度,彩禮只是一個彩頭,不應該上綱上線,或者非得確認一個具體的標準。但是另一方面,婆家也不能夠要求女方必須陪嫁多少,嫁妝也是父母對於女兒的一種呵護,錢多錢少都是疼愛。

兩個人能夠走到一起要經歷很多才能夠修成正果,面對生活的磨難,我們不能自己給自己創造困難,也不能讓這種可以避免的問題成為阻礙婚姻的絆腳石。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女孩未婚懷孕!彩禮「六萬降到六千」 女方父親強勢退婚:我家缺的是尊嚴

婚禮不能作為婚姻生活的依據,但是婚禮代表了年輕男女相隨一生的起點,同時也是考量男方在婚嫁上的態度和誠意。說到這裡,大家都會聯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彩禮。

關於彩禮一事是否應該履行,咱們姑且不論。但是,男人在彩禮給予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態度,一定是關乎到男人對婚嫁的誠意。

23歲的陳夢曦打死也不會想到,自己多年的愛情,到頭來還是輸給了金錢,事情的根源就是為了彩禮一事。

高中畢業後夢曦自學會計專業,她是家中唯一的獨女,雖說家裡條件一般般,可從小被父母捧在手心,按照父母的意願,就是希望她能夠找一個條件好的婆家,能夠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對於一個鄉下的女孩子而言,沒有背景和人際關係,也沒有出眾的文憑,那麼很可能改變自身命運的東西,我覺得就是婚姻。

有一點比較幸運,夢曦長相比較不錯,自然身邊也不缺乏異性追求者,多半的男生都是沖著她的臉蛋去的。這年代,喜歡一個人的外貌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理智的愛情觀,並不會過分強調一個人的外在,只要對上眼就可以了,最為關鍵的是彼此的三觀一致,能夠真正欣賞到內在的優勢。

參加工作以後,夢曦一直從事自己的老本行會計出納,田浩是公司的銷售員,兩個人一見如故,很快就公開了相愛的喜訊,從相愛到同居只花了2個月的時間,田浩家裡條件過得去,父母都是辛苦的小本生意人,一年的凈收入也有十來萬,在一個不知名的小鎮上,這樣的收入還算富裕。父母一輩子沒見過世面,只希望兒子田浩能夠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媳婦兒,在得知夢曦和田浩有了結婚的打算后,父母開始著急了,因為夢曦的父母要求彩禮6萬,一分都不能少。

夢曦的家人對未來女婿田浩相當滿意,一表人才不說,和長輩相處也總是能夠把話說到恰到好處,自然夢曦的全家對田浩產生了絕對的信任。兩家人坐在一起把他們的婚約定在了今年的年底,前段時間,夢曦的父母拿了五萬四千塊錢,就當是作為陪嫁給到了閨女夢曦和准女婿田浩,這筆錢用於買婚房後的房貸。

首付20萬是田浩和夢曦兩個人多年的工資,打算先買下房子,裝修和傢具以後再說。田浩的母親知道了夢曦家裡人事先給了他們小兩口子一筆錢,心裡馬上動了歪心思,在兒子面前假裝可憐和不易,硬是以借錢的方式把這筆五萬四千塊錢要到手了。

前幾天正式的訂婚宴上,田浩的母親把彩禮錢給到了夢曦的父親手中,父親轉手又把這六萬塊錢給到了女婿田浩的手中,並說了這樣的一番話。

「我們做父母的能幫的也就這麼多,加上之前的五萬四千塊錢,一共是十一萬四千塊錢,這筆錢足夠你們緩一陣房貸了。」夢曦父親頗為不易地說道。

夢曦立馬回復:「不就是六萬嗎?哪裡來的十一萬四?」

這話說出,父親的表情頓時不對勁了,田浩一家人心慌的表現也讓夢曦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夢曦的父親直接詢問田浩:「之前給你們五萬四千塊錢呢?我給你們是用來還房貸,緩解你們壓力的,錢呢?」

田浩不知所措的沉默,讓夢曦的父親感到了失望,他理解年輕人在婚後的不易,他心疼自己的閨女,就算是窮他也不希望讓自己的孩子受苦受累,也許五萬四千塊錢對大多數的人來說並不重要,可是這筆錢是夢曦父母多年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這裡面的情感和辛酸,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得到。如此算下來,本來說好的六萬塊錢彩禮,一下子變為了六千塊錢。

更為無奈的是,就在訂婚的前半個月,夢曦有了身孕,本該是一件皆大歡喜的好事,田浩的母親偏偏拿這件事做起了文章,她篤定夢曦一家人不會因為彩禮的事情而鬧翻,誰會冒著未婚先孕的風險而臨時悔婚?面對夢曦父親的質問和責怪,田浩的母親開始反駁。

「親家公,你這是什麼意思?這五萬四千塊錢沒人強迫你吧?是你自己要給兩個孩子的,既然你把錢給他們了,他們怎麼花怎麼支配,那是他們兩口子的事,你作為娘家人又有什麼權利說三道四?我兒子心疼我,在彩禮這件事上幫助我,有錯嗎?你口口聲聲說替孩子們著想,可為什麼一再要求彩禮一分不能少?」

田浩母親的這席話,直接讓夢曦的父親當眾悔婚:「我們不嫁了,這是錢的事嗎?咱家缺的是尊嚴,如果你們拿我的閨女當回事,真的會為了這幾萬塊錢而左右算計?這樣的婆家,不嫁也罷。」

事情的最後,夢曦被父親帶走了,原本定好的婚約也被取消了,夢曦看見父親轉身後的落淚,她頓時明白了自己的輕賤讓父母受到了委屈。為了自己的婚姻,父親一再妥協,這件事情的背後也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個真心愛你的男人,不會在彩禮這件事上,過分為難你。

當所有人一開始覺得夢曦家人是為了錢財而要求彩禮時,大家也會懷著世俗的眼光,去批判這樣的家人拿自己閨女的幸福作為利益交換的工具。事實上,夢曦家人對彩禮的要求,只是基於試探和考量男方在婚嫁中的誠意和態度。夢曦家人在意的並不是這六萬塊錢,在意的是男方家人的一片心意,父母渴望自己的閨女在婆家能夠過得有尊嚴有地位,這並沒有錯。

婚姻的內容固然重要,但是該有的形式我個人覺得還是有必要,婚姻的神聖之處就是能夠得到眾多人的祝福,能夠從內心把結婚這件事重視起來,形式的存在,不僅僅只是面子工程,往往對夫妻婚姻,起到了一個良好開端的作用。

各位朋友,這件事你們作何感想?歡迎討論。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