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暴雨天送餐!「眼前隔一座山」聾啞外賣員超崩潰,「幾百公尺繞7公里」遇好心人暖哭:我很高興

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各行各業都舉步維艱!每個人都在努力工作保住手中的飯碗!

眾所周知,外送人員送餐時都要在規定的時間內送達,否則會被客人投訴,甚至丟掉工作,如果遇上大暴雨,簡直是外送人員的噩夢!


最近,大陸某網友就在網路上發帖:

今天有件事,如鯁在喉。

在大清谷燒烤,遇到一個聾啞人外賣小哥冒著特別大的雨送外賣,送到我們吃飯的農莊,不知道客人在哪,求助我太太後,幫忙聯繫了一下客戶,才發現距離客戶所在地直線距離幾百公尺,但是實際距離7公里。考慮到太遠了,我就讓他把電瓶車放下,然後開車送他去了,期間也聯繫了客戶說明了情況,客戶表示理解。

餐送達後返回來取他的電瓶車,下車的時候,小哥手機打字告訴說他是個大學生,打暑期工送外賣,因為超時,罰款了,但是沒關係。問我需要給我多少錢?我說不用錢,他表示感謝後,下車了。

Advertisements

本來事情結束了,但是我越想越覺得我忙沒幫到位,最後他還是罰款了。

所以想幫他申訴一下,地址本來就是錯的,為什麼要罰他呢?我也不知道他自己會不會發起申訴,也不知道找誰申訴......

不為別的,我只是覺得,每一個自強不息的靈魂都值得尊重。

「他真是個好人」

「關心我聾人,我有點高興了」

我經多方打聽,找到了這位騎手小哥。他叫李鵬宏,今年28歲,新疆人,還是個大三學生。

今天下午,這個小夥子一米七多,一件白T,騎著電動車出現在我眼前。眼神清澈,笑起來陽光。

和李鵬宏的交流只能通過在本子上寫字或者用手機打字進行。


Advertisements

「我沒有留下那個好心人的名字,聯繫方式。他看起來30多歲,有點微胖。非常感謝他。」李鵬宏寫道。

7月25日下午12點53分,李鵬宏接了個單子,1點07分在留下東穆塢村一家沙縣小吃取了餐。

按照平台要求,下午1點47分李鵬宏得把訂單送到。而他實際送達時間是2點06分。超時罰款7.8元。

李鵬宏打字給我看,「那天是下了很大的雨。我先把外賣送到了華園農莊。導航顯示只有幾百公尺,但就是找不到人。好像是隔了一座山,繞了有7公里。應該是客人自己定位的時候,把位置定錯了。」


因為隔了幾天,李鵬宏已記不清下單客戶的實際地址。

我打開地圖看了下,地形大致是這樣:數字1為李鵬宏先到達的華園農莊,而客人的實際地址,與這兒隔著山。

Advertisements

那天上了潘先生的車後,開了大約13分鐘,李鵬宏就坐在後排。

「他人真好,免費送我,關心我聾人,我有點高興了。」李鵬宏說,他在手機上打字:「因為超時了,可能會被罰款,不過謝謝你!我是大學生,正在打暑期工呢。」

潘先生也打字給他,「雖然你是聾人,做騎手不容易,不錯!」

看到這位陌生人微笑著的樣子,李鵬宏心裡也很開心。

最終,潘先生通過網路聯繫上了平台,平台方面已經成功通過申訴,撤銷了李鵬宏的超時罰款。平台也聯繫上了下單顧客袁先生,袁先生當時也表示自責:「我把地點定錯了,還順手按了一個準時達。當時只是匆匆見了這位外賣小哥一面,不知道是這種情況......」


暑假留杭打工掙學費

早上10點半到凌晨12點半都在送餐

李鵬宏目前是浙江特殊教育職業學院的大三學生。6月25日學校放暑假,因為家遠,加上疫情緣故,他留在杭州想送外賣掙點學費。

Advertisements

李鵬宏和其他兩名聾人租住在城西一個老小區,房租每人1300元,他從早上10點半到晚上12點半接單送餐,1個月能掙4500-6000元(約3萬新台幣)。減去食宿,還能剩下大半。

「騎手要搶單才可以多賺錢。我可以搶一兩單很容易,但是搶5單不好,做不到還耽誤客人。」他說。

他給我看手機,有不少超時罰款的記錄。比如從7月18日——21日,5次處罰扣款、扣騎手成長分。有幾次他申訴成功了,有時則沒有申訴。

超時的大多數原因就是:李鵬宏已經送達,但因為不能打電話,聯繫不上客戶,只能發消息。客人不習慣看後台私信,李鵬宏眼看快要超時,只好急得到處找路邊叔叔阿姨幫忙打電話,這當中,比比劃划又會耗費幾分鐘的時間......

Advertisements


小夥子手機裡藏著一手好才藝

「我要好好賺錢養她」

李鵬宏說,自己出生時身體正常,是小時候生病用藥致聾的。

不過,這似乎不大影響他面對生活的從容態度。

讀中學時,他就愛畫畫,一直到浙江特殊教育職業學院,學了工藝美術。

他的手機相冊裡不少自己做的工藝品:


Advertisements

「以後畢業了,想做畫畫或者設計類的工作。等到10月份,學校會給我們安排去找實習的工作。」他眼神滿懷期待。

打字聊天的過程中,女朋友突然來了視頻電話。

視頻那頭,她在一個地鐵站。

周圍有些人聲嘈雜,但絲毫不影響他們無聲的交流。

兩人互打著手語。看上去,李鵬宏說了很多,女朋友別過臉,故意沒有看他。

幾分鐘後,我寫字問他,「是不是女朋友在生氣?因為你好像說了很多話,女朋友卻很少說話?」

他難為情地大笑,點點頭。

「前幾天和朋友出去吃飯喝酒,太晚了。就是我做錯,不聽她的話,可能生氣了。她跟我說了,不要跟別人學壞了,要多做好事情。」他說。

李鵬宏和女友是高中時認識,開始戀愛的。

「她這幾天休息,過幾天也開始上班了。」「我覺得她對我最好,關心我。我也很幸運找到了她,能夠相處一輩子的人。我要努力賺錢給她好生活。」他說。

「你們可能有相似的遭遇,會比大多數普通人更懂得珍惜生活吧。」我說。

「謝謝您,你呢?」

「我啊,比你大幾歲,結婚了。每天忙著上班,哈哈,為生活賺錢。回家要想著怎樣小心翼翼、聰明地說話,不惹老婆生氣。」

「這樣好。你怕你老婆嗎?」

「哈哈哈......」

每一份善意和每一個自強不息的靈魂

都值得一個大讃!



抱著愛女送外賣!單親父遭妻拋棄「獨自養2歲女兒」 跟著四處奔波他心疼:女兒別哭哦

最真摯的父愛!


生命中似乎有一種莫名的力量,當你擁有子女之後,即使曾經歷多大的傷痛,正在面臨怎樣險峻的困境,還是會張開大大的隱形羽翼,強壯地成為孩子們最寬廣的臂彎,好讓他們依偎。

來自雲南昭通的李幫勇,抱著不到三歲的女兒送外賣。

李幫勇年少時就失去母親,之前因為工作導致身體有所缺陷,中年被妻子拋棄。他2歲多的女兒,每天坐在摩托車上長待十幾個小時,陪伴父親穿梭在陌生的城市。

李幫勇的老婆,嫌棄丈夫年齡大,右手有缺陷又家境貧窮,在孩子六個多月的時候離家出走,拋下了丈夫和女兒。老婆走後,為了節省房租,他帶著女兒和老鄉們一起合租了一間房,每月房租300塊錢(人民幣)。

2018年春節過後,李幫勇開始送外賣。為了能隨身照顧女兒,李幫勇在摩托車前固定了安全座椅,夏天用遮陽布,冬天用擋風被。每天早上7點半到晚上7點半,都在辛苦的送外賣。

下午3點多,李幫勇和女兒才吃「午飯」,通常是兩人合吃一小份黃燜雞米飯。

李幫勇拒絕了別人的領養建議,「我一個男人把她帶這麼大,怎麼捨得?她離不開我。」

租屋裡沒有任何取暖設備,每天給女兒洗澡是在哭泣聲中完成的。李幫勇說,孩子這樣自己也心疼,但是自己一個月平均工資4000多塊(人民幣),幼兒園的收費無力支付。而且孩子現在離不開自己,只要他一走,女兒就要哭鬧找他了。


看了李幫勇的遭遇,網友紛紛表示心酸,還有不少網友想要幫助他們

「幾乎是一夜之間,我發現我身邊的所有人都開始關注我……」幼兒托育機構來了,他們說:「李幫勇,你的女兒可以隨時免費入托」;雲南商會來了,他們說:「李幫勇,你帶著孩子不方便,需要換工作的話,我們可以幫忙解決」;女企業家協會來了,她們說:「李幫勇,你留著我們的聯繫方式,這裡有很多的『媽媽』」;醫院來了,他們說:「李幫勇,你的右手可能還有康復希望,手術費用一切可免」;更多的熱心人來了,他們說:「李幫勇你和孩子缺什麼,我們都會想辦法……」

李幫勇:「謝謝大家的關心和幫助,我會好好照顧好女兒,謝謝你們……」

只能說父愛真的太偉大了,祝福李幫勇與女兒的生活能漸漸得到改善,讓小女孩能有個良好的環境長大,而李幫勇也不用再如此辛苦奔波了。



參考來源 : 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