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情路坎坷!64歲天籟女神「2婚2離後」淡出歌壇 獨隱學佛「與女兒十年未見」:都放下了

華語樂壇女神雖多,自帶仙氣的女歌手卻不多;要說起來,齊豫便是其中最神秘莫測的一個。齊豫是齊秦的姐姐,她曾紅極一時,聲音輕靈、淳美、乾淨,用天籟之音形容再合適不過。有人說過:當聽見她的歌聲的時候,就是我們在人間和她的聲音的一個「奇遇」。


Advertisements

齊豫的這一首《橄欖樹》真的是影響了很多代人。

或者對很多人來說,都有自己心中的那棵橄欖樹吧,無論流浪的是身還是心。

三毛把自己的大半生流浪生活凝成簡單幾句歌詞。

有的人在歌詞中讀出青春與理想,或是過往與追尋,又或是親人與朋友。

而齊豫的嗓音初聽時乾淨空靈,但暗處卻是暗流涌動,像是深巷裡的酒香。

兩相結合,就是旅人出走半生,歸來滄桑,紅塵囂囂,故鄉遠方的故事。


曾經有人這樣評價齊豫:

華語樂壇唯一的天籟。其他世俗的天籟只是有了嗓子,沒有了靈魂。

今年64歲的齊豫,所擁有的靈魂是歷經世事浮沉後,沉澱的一壇歲月佳釀。

▌一曲成名,情路坎坷

因為《橄欖樹》,齊豫成為80年代當之無愧的偶像,就像她曾經崇拜過的三毛那樣。

Advertisements

弟弟齊秦始終記得,自己剛出獄時,蹲在台下看到姐姐在舞台上接受眾人頂禮膜拜的場景。

那時,問題少年齊秦剛從感化院出來,沒有一技之長也沒有朋友,整日在家渾渾噩噩。齊豫看不下去,每次有演出的時候,都帶上齊秦外出放風。

那一次,齊秦看見姐姐與羅大佑、蘇芮同台,一邊彈吉他一遍唱歌,無數人在台下鼓掌、歡呼、落淚。

「那是我姐!我姐上台,那麼多人給她鼓掌,這麼厲害!」那一刻,舞台上的姐姐如此耀眼,也如此陌生。

齊豫、齊秦姐弟

Advertisements

齊秦熟悉的姐姐是這樣的:每周六從台北輾轉幾趟車來到感化所,給監獄中的齊秦帶來換洗的衣服和日常用品,除了考試的時候,從不間斷。那時兩姐弟的父母去了美國,大哥在日本留學,僅留下在台灣讀大學的齊豫照顧齊秦。

很久以後齊秦才明白,他身上有根細細的線,多年來一直被姐姐攥在手裡,才沒有「斷絕」在那個禁閉壓抑的高牆之內。

因為這段經歷,齊秦對姐姐一直心存愧疚:在女孩子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姐姐把玩樂和交朋友的休閑時間,都給了叛逆的弟弟。

聽到弟弟的這番表態,齊豫大笑起來,擺手作罷,「沒有啦,他言重了,是他自己懂得惜福。」

受姐姐的影響,齊秦也開始走上了音樂的道路,成為日後華語樂壇那一匹個性鮮明的「狼」。那個在台上光芒四溢的「仙女姐姐」,終究亦照亮了弟弟齊秦的人生。

Advertisements


自《橄欖樹》之後,齊豫又與恩師李泰祥合作,製作出包括《回聲》在內許多張叫好又叫座的唱片。1997年,她自己擔當製作人的專輯《駱駝·飛鳥·魚》,被高曉松評為台灣最偉大唱片的前十位。

第二年,齊豫憑藉這張專輯,擊敗了張惠妹、李玟等來勢洶洶的新晉歌手,拿到那一年金曲獎最佳女歌手的稱號。

Advertisements

1998年,齊豫獲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

創作這首歌的時候,齊豫正處於她的第二段婚姻的末尾。在這首歌裡,她想表達的是,人想要的總是太多,而一切的根源,都在於慾望。

不免令人想起她自己的感情。齊豫第一任丈夫是在美國讀書時的同學,婚後兩人分居兩地、聚少離多,婚姻維持了9年。

Advertisements

第二任丈夫是恩師李泰祥的弟弟李泰銘,兩人因音樂的合作關係而慢慢走到一起,結婚之後,可能是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她曾選擇離開舞台成為全職太太,經營美滿的家庭,但最終也抵不過時間的磨蝕。因性格不同,這段婚姻依然以離異收場。

飛鳥和魚相愛,終究是一場沒有結果的空歡喜。歌曲發布的同一年,齊豫信仰佛教,自此潛心修佛。

信佛之後,齊豫出過多張佛經專輯

Advertisements

或許是為感情所累,或許是這張專輯耗盡了她所有的表達欲,或許是一心禮佛,不再留戀俗塵,在拿到金曲獎的隨後幾年,齊豫逐漸淡出了歌壇。

2002年,齊豫正式宣布,不再做流行音樂。台灣主持人吳宗憲曾問她為什麼,她坦言,自己喜歡的曲風和音樂已經無法迎合現在的音樂市場了,所以早早退出。

那時齊豫四十多歲,屬於她的那個時代,正悄然離去。

▌與佛結緣,在紅塵中修行

1998年,齊豫到西藏拉薩參加齊秦那場著名的個人演唱會,獲得了一尊大昭寺贈送的佛像,她說自己的佛緣就從那時續上了。

2002年,她又去了一趟西藏,從此以後,就割斷了再唱流行音樂的想法,發心要把自己在佛學中體悟到的真、善、靜、美唱給世人聽。


2002年齊豫正式開始學佛修心,2004年出了第一張佛曲專輯,2006年出了第二張佛曲專輯。

齊豫一直在求取一顆平靜的心。

她說,不平穩的情緒會蒙蔽人的雙眼,平靜可以使人看得更多,走得更穩。這樣的心情讓齊豫的音樂有了改變,她不再涉足流行音樂,轉向佛樂的製作。

如今,她獨隱學佛,每日誦經、靜心。甚至,連她最為牽掛的女兒,她也沒有留在身邊。


「每天生活都很簡單,自理。自己做飯吃,現在吃凈素。每天早上起來要做功課、要禮佛,還有要出去表演養活自己。我不隨便聽音樂,只偶爾創作才會聽,因為接觸的東西太多會讓我難以靜下心來。然後也沒有什麼外務。我以前也很少出去玩或者跟人家出去喝茶、聊天,現在就更是沒有了。比如化妝,我已少了要和別人比較的心,連感情我都放下了。女兒現在和我已經分開了,所以我也都放下了。」齊豫說。

齊豫喜歡「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相處之道,沒有電話,沒有Email,即使對弟弟齊秦也不例外。

但她說她不會出家,她認為自己不可能放棄唱歌,在家修行也許更適合她。

齊豫甚至不無開心地分析起單身的好處,她笑稱:「像我這個年齡的女人會有更多煩惱,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他們要愁兒女的婚嫁,要帶孫子。」

曾經在採訪現場發生過一個小插曲,一台正在工作的電烤爐突然發生了爆炸,冒出了一陣青煙,現場工作人員發出了驚呼,有人轉身往後退去。

可是離電烤爐很近的齊豫卻只是瞟了一眼,然後安慰旁人說:「沒事!不要慌張……」說這話時,她的臉上沒有任何慌亂的神情。這似乎是對齊豫「修行」境界的一次測試。


幾年前,齊豫參加央視《夢想星搭檔》,一檔電視公益音樂節目。齊豫是歌者,也是公益使者,她用自己的歌聲用為公益項目獲得公益基金。

後來,齊豫也參加許多慈善演唱會,籌得資金全數捐獻,而這些,齊豫從未公開去宣傳,只是默默去做。

齊豫歌聲中的平和,希望,則是精神意義上的奉獻。

曾經的一首《一條日光大道》,送給那些「老有所樂、老有所為」的孤寡老人,潤物無聲。

齊豫是一條溫柔的河,她沒有用洪流衝破這個時代和那個時代的審美界限,而是連通了文學與音樂的河道,自在、詩意前行,這是一種溫和、無垠的力量,春風的臂彎。

她或許不再屬於這個時代,但她也絕不會過時。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