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結束20年婚姻!49歲女人「再婚三天」就後悔了 這把年紀「男人娶你」無外乎兩件事

愛情就一定要進入婚姻才算完美嗎?曾經年少的我一直都是這樣認為的,但是經歷過幾十年感情生活之後,才漸漸明白一個道理:愛一個人不必結婚,有些愛情可以存在於婚姻之外,一旦進入婚姻反而會毀了之前的美好,特別是人到中年。

我們把中老年人的「尾端」人生,形容為一個人的黃昏歲月,將他們的戀情也稱之為黃昏戀。

很多時候,我們更關注年輕人的戀情,也更對年輕人色彩斑斕的情感生活更感興趣,而忽略了其實人無論到了哪個年齡段,都需要愛情的滋潤。

中老年人也是如此,甚至,黃昏人群更需要感情的慰藉。

少年夫妻,老來伴。但不少夫妻經歷過了少年時的浪漫,壯年時的忙碌,及至中老年卻只剩下苦情。

Advertisements

有的人時運不濟,人到中年,經歷了人生三苦之一的喪偶之痛;有的人在孩子成年之後,終於不想再忍受「槽點滿滿」的另一半,果斷恢復單身。

無論哪種,在晚年如果沒有一個可以交心的老伴,空蕩蕩的屋子裡只有孤枕和電視,想想都有些空寂。

有的人有兒女相伴,或者忙著給兒女帶孩子,暫時可以排解一個人生活的寂寞,而有的人卻不被兒女所需要,需直面晚年的凄惶與失落。

有的單身中老年人,不甘於寂寞,開始尋找自己的第二春。

但往往二婚家庭利益分化矛盾重重,總是難以收穫最終的幸福。據不完全統計,中青年人群中二婚家庭離婚率達到60%以上,也就說每十對二婚夫妻中,有六對最後會離婚。

那麼二婚的中老年人真的就那麼與世無爭嗎,真的能夠幸福嗎?

窺一斑而知全豹,通過一個身邊的例子,或許我們能看到黃昏戀存在的一些問題。

Advertisements

劉萍年輕的時候是個不可多得的佳人,當年在秧歌隊的時候追求者可不少,說她是縣秧歌隊的一枝花也絲毫不為過。

後來劉萍嫁給了隊裡的一名嗩吶手。

Advertisements

嗩吶手的嗩吶幾乎是自學成才,隨便什麼曲子,只要給他聽上兩三遍,他就能吹個八九不離十。

最關鍵的是,他跟劉萍年齡相仿,他動聽的嗩吶聲打動了劉萍的心。

劉萍不顧父母的反對嫁給了幾乎家徒四壁的嗩吶手。

在她看來,在一段婚姻中,人才是根本,錢可以賺,物質條件可以憑著夫妻二人的雙手創造,可如果人不行,那麼一切就如鏡花水月。

事實上,她的想法並沒有錯。

婚後,夫妻兩個憑藉著秧歌隊的人氣和人脈,組建了一個二人台的團隊。

當地婚喪時,家庭富裕的人家就會請一些歌舞團或者二人台的演員來表演,劉萍夫妻倆就瞄準了這個當時還並不發達的市場。

很快夫妻倆就賺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在縣城裡買了房子。

劉萍和丈夫用實際行動,向父母說明了男人「窮」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窮男人既沒想法還懶。

Advertisements

但是,自從他們買了房子後,婚姻也出現了陣痛。

婚後很長一段時間,丈夫在劉萍面前都表現的很順從,但自從兩人賺了錢買了房後,丈夫一改以前的唯唯諾諾,開始變得張牙舞爪不可一世。

有一段時間,凡是李萍支持的,丈夫都是反對,不分緣由不管對錯,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都說家和萬事興,這句老祖宗的經驗之談可不是空穴來風。

自打夫妻兩個「將相不和」之後,兩人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手底下的人員也是走的走,散的散。

夫妻二人的經濟狀況也是一夜入冬。

有的夫妻只可共患難,不可同富貴,說的就是李萍和她的丈夫。

生意慘淡後,夫妻倆的爭吵反而少了,丈夫不但不再一味地否定李萍,甚至開始將生意的主導權讓給她。

但經過這件事情,李萍也算是看明白了丈夫這個人。

Advertisements

在兒子考上大學成年的那一年,李萍正式跟丈夫提出了離婚。

丈夫以為她只是跟以往似的鬧一鬧,所以他故意拿出結婚證,用車拉著李萍直接去了婚姻登記處。

沒承想,這次李萍是來真的。

Advertisements

離完婚,李萍暫住在了娘家,隨後夫妻兩人將財產分割完後,她跟丈夫近20年的感情生活徹底結束了。

40歲對於女人來說是一個尷尬的年齡,不上不小,既沒有青春時的嫵媚,又沒有老年時的那種心如止水,而且在多數男人眼裡,40歲的女人跟徐娘半老都快脫鉤了。

離婚後,李萍完全從原先跟丈夫的生意中抽出身來,享受自己這一輩子中難得的清閑時光。

跟朋友逛逛街,跟鄰居嘮嘮嗑,跟小區的大媽們一起跳跳舞,偶爾也會去茶館打打麻將。

起初這樣的日子,她覺得清閑又愜意,可過了一兩年後,這樣的日子清閑中透著無聊。

在兒子畢業成家後,李萍的空虛達到了極致。

原本她想與兒子兒媳一起生活,但不僅遭到了兒媳的拒絕,就連兒子也不太情願她摻和小倆口的日子,連孩子都不願讓她帶。

Advertisements

這下李萍徹底「單身」了。

這時候,有閨蜜給她拉紅線時,一向不為所動的李萍心動了。

李萍最後選擇跟一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中年男人重組了家庭。

跟李萍不同的是,這個男人有兩個孩子,當年離婚時,大女兒跟了妻子,而二兒子跟了他。

這些年培養這個兒子,他也付出了不少心血。

李萍之所以願意跟他結婚,就是看中了他無時不刻向她傳達的對待生活時的樂觀態度。

有句話叫作「記吃不記打」,李萍很明顯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再次走入婚姻,不到三天,她就後悔了。

二婚丈夫是個大男子主義很嚴重的人,不一塊生活壓根發現不了。

在結婚的第二天,丈夫就向她提出了一個請求,希望她可以支付繼子讀大學時的所有費用。

丈夫說:「夫妻一體,兒子讀大學的事情,婚前你也是知道的。我跟妻子離婚時,由於她沒有什麼經濟能力,所以我幾乎是凈身出戶。這些年拼死拼活賺了這套房子,但還有按揭要還,一直過得緊巴巴的,還好遇到了你!」

李萍跟前夫離婚時,由於兒子已經成年,所以屬於夫妻的共同財產幾乎是對半分的,換言之,她手裡確實有一筆錢。

可這筆錢她是準備用來養老或者以備不時之需的。

但既然丈夫提出,且金額也算不上巨大,她也就答應了。

不過兩人事先講好,這錢算是父子倆借李萍的,以後兒子工作生活穩定了是要原數償還的。

李萍之所以出借這筆錢也是有自己的考慮的,本來半路夫妻就心隔著心,如果事事任何一方都不願意付出,那這婚姻也難維持下去。

自己已經失敗了一次,如果再婚沒幾天就散場,傳出去恐怕會是別人的笑柄。

但原本對這段婚姻保持美好嚮往的她,在丈夫開口借錢的一剎那,就對這段婚姻失去了原本的熱情。

更讓她糾結的是,已經年過五十的丈夫雖然不見給家裡賺錢,但卻十分忙碌,有時候一出差就是十天半個月。

午夜時分,孤枕難眠的李萍感覺自己又回到了與前夫剛離婚時的那段歲月。

婚姻中,可怕的不是失望,而是你一開始給了她希望,但卻一次又一次地將希望變成了失望,到最後只剩下了絕望。

當李萍提出離婚時,二婚丈夫表現的很憤怒,他覺得李萍戲弄了他,欺騙了他的感情,並拒絕歸還李萍為他兒子墊付的學雜費用。

夫妻倆最後對薄公堂,不歡而散。

人到中年或者老年,人生已經進入了下半場。經過前期的打磨,這時候的人更懂得如何趨利避害。

在婚姻中也是如此。

有人說,最功利的婚姻出現在人生的前半段,也就是青年時期。

因為這個階段的人,在社會上立足未聞,所以對包括婚姻在內的任何事情都充滿了算計,都想藉助他人的力量來實現自己的「抱負」。

但其實無論什麼年齡,如果兩個人因為除了愛情之外的任何理由結合,都是功利的,婚姻也是與彼此的利益掛鉤的。

中老年人也不例外。

人到中年或者老年,這時候還想著重組家庭的人,很少是因為一見鍾情的怦然心動,也很少有人是因為單純的愛情,相反這時候的婚姻更現實。

這時候選擇重組家庭,其實無外乎兩種原因:一是分擔生活的壓力,二是排解生活的空虛和寂寞。

有的人為了減輕身上的擔子,只要對方不討厭,就會輕易走入婚姻;有的人覺得一個人的生活太枯燥乏味、孤枕難眠,所以也願意湊合著找個人一起過活。

但到最後,我們才不得不痛苦地意識到,所有「湊合」的婚姻,往往很難湊合下去,有的甚至會出現閃婚閃離的現象。

無論我們處在人生的哪個階段,對於婚姻都該慎重。在婚姻中不能忘掉自己的初心,多體諒和關心配偶,爭取實現「擇一人終老」,一婚貫穿始終的美好婚姻。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