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甘當30年小三逼走原配!丈夫去世「4.2億財產只得1元錢」 為爭產「與子女公開決裂」走後留下15億財產

丈夫茶餘飯後的一句我喜歡細腰,她就穿了30年的塑身衣,丈夫的所有要求,她都會儘力滿足。她已經十分勞累,豪門的生活讓她感覺壓抑。與丈夫的爭吵使得夫妻關係越來越差,丈夫離世後的遺囑令她痛心無比。4.2億家產自己只能分到1塊錢,這樣的結果讓她癲狂,與自己的親生女兒為了家產不惜打了十年官司。

(洪金梅)

Advertisements

她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洪金梅,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甘願寄人籬下數十載?

又是因為什麼,使得丈夫死後僅留給自己1元遺產?

她是否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1997年4月,香港影視界和戲曲界的泰斗級人物鄧永祥因病逝世,享年81歲。

Advertisements

同一般人逝世後哀悼的肅穆和悲哀的輿論基調不同,他的逝世,媒體鋪天蓋地

報道的,幾乎都是關於他數以億計的巨額遺產分配的八卦新聞。作為這場鬧劇的中心人物,鄧永祥的妻子洪金梅,被爆出只分得1元財產。

此後,鄧家關於遺產的紛爭延綿數年不斷。而爭奪的雙方,竟是洪金梅和自己親生的4個子女。

豪門遺產爭奪本身是見怪不怪的事情,但是這親媽和自己的子女爭奪丈夫的遺產可就打破常規了。

但是說起來這洪金梅屬實有點冤,她從十七八歲起就跟在鄧永祥身邊,幾十年如一日地伺候對方的飲食起居。

她到底是做了什麼,才會讓鄧永祥如此不念舊情?


Advertisements

出身低微的舞女


1962年,香港燈紅酒綠的華麗景象下,資本上層暗流涌動。一個個紙醉金迷的夜場,成了這些上流資本家推杯換盞的好地方。

這一年,一位17歲的少女在夜場曖昧溫軟的燈光下走入眾人的視線,一抹盈盈細腰,一方小巧的紅唇,在音樂裡翩翩轉起的曼妙舞姿,她一出場,便是全場焦點。

她就是洪金梅。

在這裡,她是身份最低微的舞女,但憑著自己天然的好身材和可人的臉蛋兒,那些掌控著億萬資產的男人便擋都擋不住地自己貼上來。

她是最低微也最高貴的存在,只要她想,她似乎可以一夜之間為自己的人生創造上萬種可能。


Advertisements

但是,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俗話說,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

洪金梅就是萬千不幸的小孩中的一個,小時候,她家裡很窮,窮到經常吃不飽飯的那種。

所以,洪金梅從小對富貴的生活就有種近乎瘋狂的渴望,她要過錦衣玉食的日子,而不是每天為半個燒餅垂涎三尺。

夢想之所以稱之為夢想,是因為它和現實之間橫亘著深不見底的鴻溝。

但是,從某種層面來說,洪金梅是幸運的,父母給不了她衣食富足的生活,但給了她天生一副好皮囊。

盈盈可人的臉蛋兒,曼妙的身材,輕盈的舞步,最吸引人目光的,就是她那傳聞只有19寸的腰肢,憑著這,她在北角麗宮夜總會找了一份舞女的工作。

第一次上台,她就把底下那群億萬富翁迷了個顛三倒四。

他們爭著邀請她跳舞,小費拿到手軟,而她自己也幾乎毫不費力就成了夜場的頭牌。

Advertisements

但是,她心裡很清楚,青春是一種會隨著時間流逝掉的東西,待到有一天她面容不再姣好,身材不再窈窕,那在這裡,除了不堪回首的過去,和滿眼極盡的蒼涼,她什麼也帶不走。

她要為自己尋找一個光明的未來。準確地說,就是找一個有錢的男人嫁了。

這也不是什麼難事,想與她發展關係的男人不在少數。當時紅透半個演藝圈兒的男星謝賢就是其中一個。但是,謝賢風流倜儻,鶯鶯燕燕數都數不過來,聰明如洪金梅,怎麼會跟著這種人,哪天他厭倦了,自己還不是一個慘遭拋棄、後半生凄涼無比的下場。

還有影視界大佬邵逸夫,邀請她進入邵氏演藝圈。但她還是拒絕了,演藝界起起落落,她怎麼有把握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紅,又能紅多久?

直到有著「新馬師曾」美譽的鄧永祥出現,洪金梅一下子就知道,自己的白馬王子來了。

Advertisements


鄧永祥

說起來,鄧永祥的童年似乎比洪金梅還要慘上一些。

很小的時候他父母就離異了,他跟著父親生活。可父親是個酒鬼加賭鬼,一不高興,對他就免不了拳腳伺候。

但他很幸運地結識了一位老藝人,看他底子不錯,就給他帶上去學表演了。

他也很刻苦,不久就上台演出,各處巡遊,憑著精湛的演技,他小小年紀就在觀眾那兒混了個臉熟,還成功打入演藝圈。


Advertisements

他憑著《萬惡淫為首》、《光緒皇夜祭珍妃》等粵劇成為了香港演藝界響噹噹的人物。當然,對洪金梅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他精明的商業頭腦和億萬富翁的身份。

除了當紅男星的身份外,他還是楚留香酒店的老闆,手握澳門博彩的股份,還有自己的唱片公司。

最惹眼的,是他名下宏偉奢華的永祥大廈。


這樣一個名利雙全的男人,婚姻經歷也毫不意外地相當豐富。

第一任妻子梅麗芳,二人因夫妻感情不和而最終離婚;第二任妻子梁添添,因病去世。

遇到洪金梅時,鄧永祥47歲,人到中年,家庭平淡而幸福。沒錯,他的第三位妻子賽珍珠,還為他生了三個孩子。

但鄧永祥還是一眼就被風情萬種的洪金梅迷住了。

當他知道這個被萬千人矚目的美少女居然拒絕了邵逸夫和謝賢等一眾人,唯獨鍾情於自己的時候,他便按捺不住狂躁的衝動,把洪金梅帶出了夜總會,讓她留在自己身邊。

但他給洪金梅的身份,卻不是第四任「祥嫂」,而是地下見不得人的情人。

他對洪金梅解釋說,現在離婚,會影響自己的事業,那樣的話,也就沒法給洪金梅錦衣玉食的生活了。


濃情蜜意的日子


洪金梅自然知道鄧永祥的打算,她也知道,憑自己低微的出身,一朝飛上枝頭變鳳凰哪兒那麼容易。而且不知道是為孩子還是為錢財,賽珍珠明知丈夫外頭有個她,也始終不肯離婚。

洪金梅就住進了鄧永祥在外頭另外給她購置的豪宅。

在這裡,她搖身一變,從在舞台上風情萬種的交際之花,變成了事無巨細家務全包的家庭主婦,最重要的,是她事事以鄧永祥為先,把鄧永祥感動地稀裡嘩啦的,對她更是死心塌地。


鄧永祥經常在外地跑演出,或者忙生意上的事兒,洪金梅就到哪兒都跟著,說是怕鄧永祥在外面吃不好,自己在身邊,還能給他煮個紅棗羹來吃。

而且,鄧永祥說的話,她基本就是奉為聖旨的。

鄧永祥不知什麼時候,可能就是隨口一說,說自己最喜歡她那隻手可握的盈盈細腰,洪金梅怕自己隨著年齡增長身材走樣,幾十年如一日地穿著塑身衣,哪怕她明知這會對她的身體造成不可逆的傷害,為了鄧永祥,她也從不脫下。

她的愛意,她的謙卑,她的隱忍,鄧永祥都看在眼裡,她在他心裡的分量也一點點增加。

慢慢地,有些重要場合,鄧永祥就不帶著賽珍珠出席,而是選擇了更加年輕貌美的洪金梅。


有次,鄧永祥照著鏡子就隨口感嘆自己已經被歲月侵蝕地滄桑顯老,但洪金梅還是那麼年輕漂亮,風韻十足,這樣他們出門走在一塊兒,別人會不會在背後說閑話啊。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洪金梅自此以後就把自己飄飄的長發綰成髮髻,在穿著打扮上也刻意往成熟穩重甚至顯老上靠攏,只為了站在鄧永祥身邊,能與他更般配一些。

但是,要說洪金梅已經忘了自己嫁進豪門的宏大理想,甘願做鄧永祥身邊無名無分見不得光的情人,那可就錯了。

她在外面早就以「祥嫂」自居,只不過在鄧永祥面前,她隻字不提結婚的事情,因為她相信,終有一天,不用她自己說,鄧家的大門會為她敞開。


世紀婚禮


就這樣沒名沒分地過了幾十年,洪金梅還為鄧永祥生了二子二女。

但她似乎不怎麼把孩子放在心上,她的生活重心全是鄧永祥,對孩子疏於管教,任他們「自由生長」。但當她發現他們犯錯誤時,就對他們非打即罵,把棍棒教育那一套演繹地絕對透徹。

但棍棒底下沒出孝子,反而為她晚年凄涼埋了伏筆。

因為母親幾乎不管事兒的態度,幾個孩子從小自由散漫,真本事沒學到幾個,公子哥的做派和揮金如土的習性倒是一個沒落。

只是這些對洪金梅來說,都不是什麼頭疼的事兒,兒孫自有兒孫福,她最重要的是,還是嫁給鄧永祥,做他名正言順的妻子。

這一天還是讓她等到了,賽珍珠終於還是受不了這名存實亡的家和詭異的氛圍,還是帶著幾個孩子遠走海外,和鄧永祥離婚了,已經人到中年的洪金梅,終於熬出了頭。


1992年,「金馬紅梅慶同心」的豪華世紀婚禮悠揚的樂曲聲中,洪金梅一襲白紗,款款走向她已「在一起」30年的鄧永祥。

時年76歲的鄧永祥單膝跪地,對洪金梅極盡濃情蜜意到肉麻的求婚告白。

他們的婚禮在香港演藝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幾個已經成年的孩子做伴郎伴娘,場面相當浪漫又極盡溫情,但看起來,好像總有種滑稽的感覺。


洪金梅的夢想終於實現,她終於嫁進豪門,後半輩子吃穿不愁,鄧永祥也總是對她心肝寶貝地叫著。

但她做了鄧家真正的女主人,以前那種大方豁達的心態好像一夜之間全沒了。


矛盾激發


嫁給鄧永祥之後的洪金梅,一下子變得小肚雞腸又斤斤計較。

由於自己就是小三上位,她自然不允許有人步自己的後塵。她對鄧永祥看管甚嚴,恨不得二十四小時把眼睛吊在他身上。

除了此,鄧永祥還好賭,她不惜以兩人一起跳樓同歸於盡來威逼他戒賭。

鄧永祥老了,也折騰不動了,這些也就聽任她隨她去了。但洪金梅卻做了一件蠢事,觸碰到了鄧永祥的底線。

結婚時鄧永祥已經年逾古稀,婚後沒幾年身體就開始出現了問題,後來更是每況愈下住進了醫院。

鄧永祥被病痛折磨地顧及不了其他,這麼多年洪金梅跟著他學到了不少商場上的知識,也一直在他身邊幫著打理。

他這一病,自然就把生意上的事兒幾乎全權交給洪金梅打理。

但不知道洪金梅是不信任鄧永祥,還是童年的時候真的窮怕了。她得著這個機會,一邊事無巨細地在醫院照顧鄧永祥,一邊悄悄地把公司財產往自己國外的個人賬戶轉移。

她以為事情做得足夠隱秘,但叱吒商場幾十年的鄧永祥哪裡會真的毫無察覺。

她乾的事兒還是一五一十地被病榻上鄧永祥全知道了。


鄧永祥對幾十年的枕邊人失望至極,但不知道是不是被這事兒刺激到了,不久鄧永祥就病情惡化。

去世之前他留下遺囑,把自己名下的4.2億財產和永祥大廈全部分給四個子女。

至於洪金梅,鄧永祥表示,她是成年人,有自食其力的能力,而且交代,如果她來鬧,就支付給她一元錢。

最後一句,足夠冷漠,也足夠諷刺。

四個子女從小沒得到什麼母愛,唯有斷續地打罵,雙方早就貌合神離。

經此一事,孩子更是待她如同敵人,就連鄧永祥的葬禮,幾個人愣是堵著門不讓她出席。


洪金梅也不是省油的燈,她直接另設靈堂,揚言要去搶屍,一場葬禮活生生變成了鬧劇,最後還是孩子妥協,讓她進去了。

不過之後洪金梅對媒體爆料,那是因為她支付了兒子4000萬元的「入場費」。

此後,雙方為了遺產的分配問題數次對薄公堂,親母子爭遺產實屬罕見,鄧家母子幾個那些年可是給娛樂媒體和吃瓜群眾貢獻了不少飯後談資。


直到2015年,突然地畫風一轉,他們被拍到一起吃團圓飯,母慈子孝看起來其樂融融。

對此,洪金梅也淡淡地表示,爭遺產她只是要跟孩子們爭一口氣,孩子畢竟還是自己的,自己將來走後,錢自然還是留給他們。


說到這兒順便提一下,當年雖然沒分到什麼遺產,但東窗事發前,洪金梅早都偷偷轉移走了不少資產,而且她還做起了自己的生意,比起幾個不學無術坐吃山空的孩子,她反而顯得更滋潤。

經歷過一切的繁華,最終卻黯然退場。她晚年患癌,在家裡只有和鄧永祥冷冰冰的一張結婚照撫慰,經常感嘆想念孩子們。到了2019年,洪金梅被爆出患了癌症,入院之後,才和反目的孩子們有了關係上的改善。她最後的時光也並不凄涼,女兒在身邊時時照顧著,另外幾個孩子也常來探望。

母子之間,早已沒了劍拔弩張,反而像普通家庭一樣,母慈子孝,對洪金梅來說,倒也算是圓滿。人生的盡頭,她幡然醒悟,將自己手下的15億財產留給了孩子。

只是她這一生,從貧窮中起步,好像一直都是奔著財富而去的。

不知道到了晚年,錢和溫情,到底哪個才對她更重要。她留下遺言,要葬在永祥院,那是她和鄧永祥生活近三十年的地方。

也許拋開錢不說,她是真心愛這個相守一生的男人的吧。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