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新婚夫婦蜜月旅行!丈夫失足墜崖「恐高妻子」10小時拚命相救 「其艱辛過程」令人淚目:愛比恐懼更強大

蜜月旅行總是一對新婚夫婦最幸福的回憶,但對於Clay和Acaimie這對小夫妻來說,他們的蜜月卻差點變成了一場災難。

圖源:《讀者》

Advertisements

旅行中,丈夫Clay失足掉入火山口,在一片荒無人煙的利亞穆加雨林,絕望的妻子Acaimie用自己都難以想象的意志和力量,從大自然手中救出了自己的愛人,「我證明了愛比恐懼更強大。」

2019年7月,新婚的Clay和Acaimie開始了他們蜜月中的第一次徒步旅行。他們的結合說實話也挺不容易,兩人是普渡大學的校友,在一次大學交誼舞聯誼會上,一舞定情。

Advertisements

Clay出生在農場里,有著英俊的外表和「小狗般的活力」,自然也被活潑的Acaimie和她治癒的笑容吸引。大學畢業後,女孩去了其他州工作,而男孩還在本校讀農學碩士,異地戀很辛苦,每周他們都要開5個小時車去對方的城市相聚,等待著畢業後不再分開的日子。

Advertisements

終於一對小情侶攢夠了錢,在印第安納州買下共同的房子,並舉行了夢中綵排無數次的婚禮。像任何一對和諧的夫妻一樣,Clay和Acaimie的性格很互補。Acaimie是個腳踏實地,有些理性和悲觀主義的女孩。任何事情都井井有條,經常未雨綢繆,什麼事都會準備齊全。

而Clay則是個永遠的樂天派,每天都無憂無慮,總在輸送正能量,他覺得什麼事都會好起來。

Advertisements

這對性格反差萌的夫婦,就連婚紗照也很有意思。通常拍照時都是新郎將新娘公主抱起,瘦小的Acaimie卻像超人一樣,一把扛起自己丈夫,彷彿她有著守護一切的力量。Clay可能沒想到,妻子這張惡搞似的照片有一天會成真。他的妻子真的變成了超人,救了他的性命。


Clay和Acaimie都喜歡登山,於是蜜月雖然定在加勒比的島上,他們還是抽出了一天時間攀登著名的風景勝地利亞穆加山。這裡是聖基茨島的最高點,茂密的雨林中有一座龐大的休眠火山。山腳與大海和沙灘相連,山頂則高聳入雲,是深受很多徒步者喜愛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但由於聖基茨島的旅遊開發還沒有非常完善,山上山下很少有標誌或路牌。Acaimie一到停車場,就發現今天的旅程可能會有點困難,但他們還是走上了山路,沿著一條狹窄的步道前進,很快就走進了被茂密熱帶植物枝丫纏繞的森林。

起伏的山巒在眼前綿延不絕,地毯般的綠色雨林展開,點綴著像藍寶石一樣的加勒比海水。Clay和Acaimie興奮不已,即便衣服和頭巾都濕透了,但坐在安靜的山頂,依偎在一起吃三明治,享受著只有兩個人的風景,Acaimie拿相機記錄著眼前的一切從心底感到幸福。

Advertisements

兩人繞著山頂走了一圈,準備下山時,Clay發現了一條半藏在藤蔓和樹葉下的小路。這條路通向一片陡峭的陡崖,向下看就能看到凹陷的火山口。火山口非常壯觀,各種植被覆蓋著它橫跨了半英里,Clay看這裡有很多遊客的蹤跡,也想下去拍照,畢竟這對一個徒步愛好者來說,這就是個通往自然天堂的入口,難以拒絕。

但這入口非常陡峭,至少有80°,為了安全,Clay將繩索固定在樹和岩石上,準備藉助繩子向下走。Acaimie覺得眼前的一切都很危險,她恐高,但還是勇敢地跟著丈夫,下降了幾分鐘後,她終於害怕得受不了了,和丈夫說自己先上去,在路邊的大石頭上等他。

Advertisements

「你快點回來」,Acaimie看著Clay抓著繩子,在岩壁上緩緩下降,直到身影被樹木擋住。幾分鐘後,等待丈夫的她聽到下面傳來了一聲撞擊聲,聽起來就像一顆大樹被撞斷,然後有什麼東西滾下去一樣。

「Clay?你還好嗎?」——寂靜無聲。

Acaimie強忍住滿心的驚慌向下看,什麼都看不到。但Acaimie是很警覺的人,她靜下來聽了一會,發現了非常微弱的,像是人類的聲音。

Acaimie忍著恐高,向陡崖探出了腦袋,聽到了!她的丈夫正用一種非常古怪的,像嬰兒一樣的方式呼救,位置就在陡崖下的火山口。Acaimie嘗試讓自己冷靜,先是大聲呼喊,希望周圍有其他人能幫助自己的丈夫,但沒有迴音,手機也一點信號沒有。

怎麼辦?這偌大的雨林中,只有自己能夠幫他,但一個人克服自己長久的恐懼是很難的。

(陡崖大概就是這樣)

但想到Clay可能遇到了危險,可能摔斷了腿或摔破了頭,可能會死在這裡。Acaimie只能與恐懼同行,她抓著繩子又走下陡崖,為了不讓自己腿軟,她乾脆拚命向下快速地走,一路瘋狂喊著丈夫的名字,「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糟糕,充滿了痛苦。」

不斷聽著丈夫迴音尋找蹤影的妻子越來越著急,最後乾脆抓住繩子從陡峭的山上滑了下去,她的腿和胳膊都擦傷了。但唯一令Acaimie在意的是,她終於在一堆樹叢中看到了一抹紅色——丈夫的頭巾,還有掉在旁邊的手機。繼續往下走,丈夫痛苦的呼救聲越來越大,最終她在樹叢的後面看到了丈夫穿著白襯衫的身影。

樹叢后Clay縮在地上,後腦,額頭,脖子和肩膀在淌血,耳朵後方和後背上都是血漬。「Clay,發生什麼了,告訴我你還好嗎?」他的語言含糊不清:「我不知道」,聲音非常虛弱。Acaimie發現丈夫除了頭部出血,口齒不清,還不停嘔吐。——這是腦震蕩,Acaimie判斷。丈夫現在無法保持清醒的意識,他反覆問Acaimie他們在哪兒,為什麼在這裡?

見到丈夫還活著只是第一步,現在他們獨自在火山口附近,她必須想辦法把丈夫拖出來。「看著我,Clay。我們必須爬出去,你要聽我的話。」 瘦小的Acaimie奮力撐起丈夫,跌跌撞撞走到了繩索附近,把他的手放在繩子上,告訴他無論怎樣,握緊繩子。

(Acaimie的腿)

然後在陡峭的坡道上,她將比自己高,比自己沉很多的丈夫放在身前,在後面一步一步推著丈夫爬行,這樣如果Clay無法抓住繩子,她還能用身體擋一下。

Clay的傷勢導致他幾乎看不到東西了,但幸運的是,他能聽到妻子說話,並且可以控制自己的四肢,按照妻子的指令動作。

一寸一寸,一步一步,當山崖變得非常崎嶇時,身後的Acaimie就用手抱起丈夫的腳,幫他放在安全的著力點上,然後再向上托舉。

半個小時後,他們到達了陡崖的頂端,但就彷彿經過了一個世紀。Acaimie再次呼救,希望能在這裡找到徒步旅行的人,但還是一無所獲。那時已經是中午了,上山的路走了3個小時,那帶著一個無法自己行走的傷員,他們還要花多長時間?Acaimie甚至沒有時間感到絕望,把丈夫的胳膊搭在肩上,撐著他沿著來時的步道往回走,怕丈夫在下山時撞到樹上,Acaimie告訴他坐下,然後拖著他的腿下山。

太陽已經要落山了,黑夜是迷失的徒步旅行最恐怖的時刻。Acaimie看著漸黑的天,也想過是不是應該把丈夫留在原地,自己跑去找人會更快,但她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丈夫現在的樣子,很可能會在樹林中亂撞,回來時找不到人影,或受到更重的傷害,她需要他繼續前進。

又是2個小時痛苦的挪動,Acaimie幾乎虛脫,她再也沒有力氣往前走了。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她又拿起了手機。有信號!雖然非常微弱,但她立馬撥通了急救電話。接線員的聲音斷斷續續,她詳細的描述了幾次自己的位置,丈夫的情況,才勉強被聽清。

但隨著艱難行進的腳步,Clay的狀況似乎惡化了。他從可以控制一點手腳,到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倒在樹林里開始吐血。下山的過程中還滾下去撞到了樹。「我想睡了。」他喃喃自語,閉上眼睛,似乎就要死了。

她再次撥打急救電話,告訴醫護人員:如果你們到不到附近,沿著步道往上走!掛斷電話後,她抱著奄奄一息的丈夫,望著下坡路,不斷地大喊救命,直到嗓子沙啞。丈夫的身體已經開始變涼了,Acaimie只能祈禱奇迹降臨。

一些很細小的刷刷聲響起,Acaimie立馬凍結在原地側耳傾聽。「有人嗎?」遠方叫道。Acaimie一下跳了起來,用已經啞了的嗓子大喊「我們在這裡!」片刻,兩個醫護人員穿過叢林來到了他們身邊,她的丈夫得救了。

下山直到醫院的路上,仍然是恐怖的旅程。Acaimie盯著救護車上的丈夫緊張的呼吸急促,雙手發麻。醫護人員不停對司機大喊「開快點,他還在吐血!快點到醫院!」

而終於被送到急診室的Clay的傷勢震驚了醫生們,嚴重腦震蕩,脊椎骨骨折,顱骨骨折,脊柱漏液,還有多處嚴重外傷,他能活著走出大山,真的是奇迹。當然他們更驚訝一個看似瘦弱的女子,是如何把這樣一個傷員送下山的。

一年後,Clay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但一隻耳朵永久失聰,可比起沒命來說,這只是個不值一提的小傷口。而Acaimie並沒有多提那天發生的事,但Clay永遠不會忘記——這個女孩是他的超人。

「無論疾病還是健康 ,我願意」這句話不再是個婚禮時古板的宣誓。這次蜜月浩劫有了溫馨的結局,無非是因為奇迹,無非是因為戰勝一切的愛和意志....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