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為愛遠嫁!婚禮當天下車費「從3.5萬→3500」新娘拒不下車 新郎一句話「毀掉婚禮」:正合我意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兩個人走到一起是緣分,從相識相愛到結婚,一切看起來是那麼順其自然。

俗話說,十里不同風。

意思是,各個地區的規矩風俗不一樣,去到一個地方要儘可能地順從,而不是刻意貶低、改動這個地方的風俗。

畢竟人是社會型動物,同住在一個地方,很難做自己,因為標新立異的代價便是親戚好友的風言風語。


Advertisements

辦婚禮也是如此,許多人都在抨擊天價聘禮,高額嫁娶費用,但殊不知對於一個地方來說,這已經是一種風俗,順從了則是正常,不順從則會遭人非議

當然,高價聘禮不可取,是毋庸置疑的,可有些時候,如果是已經談妥了的條件,就不要隨意改動,否則則會造成一些難以挽回的後果。


Advertisements

01相親認識,戀愛一年,她決定遠嫁

讀者徐敏君,從沒受到過如此屈辱。

婚禮當天,婚車原路返回,折騰了一兩天才回到娘家。

她一直在問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但是思來想去的答案都一樣:我沒有錯,錯的是那個負心人。

徐敏君學歷不高,高中畢業後就在城裡一家快餐店打工,經朋友介紹後,認識了寫字樓保安張海,張海與她可謂是「一見鍾情」,從見面起,就瘋狂追求她。


Advertisements

他們兩個人的年紀都不大,一個25歲,一個26歲,正是談戀愛的好時候。

因為有愛情在,物質條件即便不豐厚,也甘之如飴,他們約會的地方往往很樸素,公園、綠地,不看電影不吃飯,甚至連一杯奶茶都不捨得買。

「我知道,我家條件不好,我願意為了他吃苦,可是我父母不願意,他們希望我能嫁得好。」徐敏君這樣說。

她不是家裡唯一的女兒,上面有一個哥哥,還有一個弟弟,父母勤儉一輩子,指望女兒嫁個好人家,所以對女婿的要求十分苛刻。


Advertisements

當聽說女兒談了個保安當男友,父親氣得要打她,「你不嫁個有錢人,你弟弟怎麼娶媳婦。」

幸好徐敏君在城裡看過不少類似的電視劇,梗著脖子說,「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不是工具。」

她與父母大吵了一架,勉強讓父母鬆了口,商定好婚禮的種種。


Advertisements

沒有房子,租房子住,6萬(約26萬新台幣)聘禮,1萬(約4.4萬新台幣)三金費,1萬(約4.4萬新台幣)改口費,8000元(約3.5萬新台幣)下車費,其他的再不要求。

「說實話,我們莊上,嫁姑娘收20萬(約87萬新台幣)聘禮的都有,我爸媽真的也算為我著想了。」她十分感謝父母的體諒。


Advertisements

02婚禮當天,下車費從8000元(約3.5萬新台幣)降到800元(3500新台幣),她拒不下車

很快,到了婚禮那天。

六七輛婚車緩緩駛過來,因為路途太長,地方相隔太遠,徐敏君早就來到男方所在的地方,提早住在酒店裡。

這日一早,她梳洗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十分滿意。

「我原本以為我這樣沒學歷,沒相貌的女人不會嫁個好人家,沒想到一切這麼順利。」徐敏君想著想著笑了,可惜她沒想到,過不了多久她就會後悔這一刻的自己。


Advertisements

婚車開動,往張海家裡去,那是略顯破舊的村莊,張海家裡的院子很小,因他常年不在,父母也懶得打掃,這次總算好好收拾了一些。

雖然也很寒酸,但勉強說得過去。

臨到下車時,伴娘按照流程喊道,「上交下車費,新娘下車啦。」

張海的父母從窗戶邊塞進來一個紅包。

「當時我一摸紅包,就知道不對,8000元怎麼可能這麼薄。」她狐疑著打開紅包一看,果不其然,才800元。


「當時我就發作了,說好的8000元下車費,怎麼少了一個零。」

她問張海是怎麼回事,張海支支吾吾說:「興許是我爸媽搞錯了,以後補給你。」

「現在就要,三金的錢你們就沒給我,現在下車的錢還想少。」說起這事,張敏君就有些不高興。

他們家說一時拿不出這麼多錢,所以三金的1萬還欠著,本來我父母因為我遠嫁這件事,就很不高興,這樣三番五次地剋扣,我也覺得挺不好的。

她磨磨蹭蹭不願意下車,婚車周圍圍了一群人,街坊鄰裡都在看熱鬧,徐敏君有些鑽牛角尖:「不給錢,我不下車。」


03「退婚吧,你不值得」新郎一句話,毀掉整個婚禮

「我優不優秀是一回事,尊不尊重我是另一回事。我願意為了張海付出,跟他擠出租屋,我也沒要求有房有車,但是最起碼的尊重我應該得到吧。」

徐敏君面對周圍人的喊話,司機、伴娘、張海的勸說,她就用一句話回應:沒有8000元下車費,我不嫁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張海猛地敲打車門,喊道:「愛嫁不嫁,你覺得你值嗎?你不值得!退婚就退婚,正合我意!我還不娶了!」


顯然,情急之下,張海開始撒潑。徐敏君愣愣地透過車窗看他氣急敗壞地模樣,之前兩個人的甜蜜,以及一早感嘆的幸福瞬間煙消雲散。

那句「你不值得」在她耳邊來回纏繞,最後只逼出她一句話,「司機師傅,走吧,回我家。」

「呵,新娘子,你想好了。」司機坐在駕駛位上冷笑。

「想好了,開車。」


婚禮過半,驅車回娘家,不知道父母該如何埋怨她了,可她卻覺得自己沒有錯,是對方言而無信在先。

其實,私以為這件事確實是男方的錯,商議好的事不照辦,還出口傷人。

且不說是不是因為錢,即便真的因為娶過門的媳婦覺得不優秀,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亂嚷嚷,如此一來,只能說張海並沒有徐敏君想象中那樣愛她。

說不定這一切就是借坡下驢,認為自己能找到比徐敏君更好的女孩罷了。


婚禮當天 「新娘要9萬下車費」 男子生氣扔下新娘:帶著你的親戚,現在就滾回去

張先生家住在小縣城,父親是中學老師,母親自己經營一家孕嬰店,張先生大學讀的體育專業,畢業後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後來改行做了一名健身教練,一個月工資6000左右,雖然工資不是很高,但是在小縣城這種地方,也算是可以的了。

3年前,張先生在親戚的介紹下,認識了比自己小4歲的小玉,小玉是一個很文靜的女孩,聲音特別好聽,在移動公司當客服,工資不是很高,但小玉的家庭條件也和張先生差不多。

張先生性格溫和,對待小玉特別好,小玉別看是做客服的,但在生活中是一個很安靜的女孩,兩人性格相似,一見如故,也就很快的確定了戀愛關係。第二年,小玉就在張先生的懇求下搬進了張先生父母給他買的婚房中。

3年期間,張先生和小玉感情非常好,從來沒吵過架,隨著張先生的年齡越來越大,兩人就商量著結婚。

小玉要求張先生房子要加上的她的名字,張先生告訴父母以後,父母表示,人家小姑娘嫁過來,這樣的條件不過分,總要給小姑娘一些安全感。

但是當聽到小玉要求讓他們拿出18萬8千8的彩禮時,這就讓張先生的父母都有些犯了難,給兒子買完房子,又裝修,加上購置了些傢具,關鍵是辦婚禮,酒席,三金,車隊等等都要花錢,雖然都不是大數字,但加起來就是不少的金額了。

仔細算了一下,剩餘的錢已經不夠小玉要求的18萬了。

為了彩禮的事情,張先生軟磨硬泡,但小玉的父母覺得張先生年齡不小了,再找也肯定找不到比自己女兒更好的姑娘了。張先生的父母一定會想辦法的,於是小玉的父母態度堅決的告訴張先生,說他們要的彩金是個吉利的數字,不可能改變。張先生希望小玉能勸一下她父母,但小玉卻沒有幫張先生說話的意思。

「我爸媽不會聽我的,十八萬你們家都拿不出來了嗎?我還沒嫁給你呢,幫你說話我爸媽肯定會生氣,實在不行你們就借點,等咱們收完份子錢,再還給人家。」

無奈的張先生只能找自己的幾個哥們借,張先生的幾個哥們,結婚了的需要養家糊口,還沒結婚更是需要用錢,但他們也是二話沒說的給張先生湊了9萬,再加上張先生父母借了一些,女方要求的彩禮終於湊齊了。

本來張先生以為成了定數,但沒想到,結婚這天,女方家又出了幺蛾子。

一大早,張先生隨著車隊來女孩娘家來贏取自己美麗的新娘,剛到地方,張先生就被女方家的幾個親戚給攔下了,要過路費,煙啊,糖啊等等不算,過路費每人低於100元不給讓路,張先生雖然當時很氣憤,但大喜的日子,他還是客客氣氣的全部給了,只想趕緊迎接新娘。

一番周折後終於接到了新娘,張先生高高興興的開著車帶著小玉回家,車到了家門口,小玉這時候卻又提出了一個要求。

「我爸媽說了,必須給9萬下車費,代表我們的婚姻長長久久,不給我是不會下去的。」

張先生聽到新娘這麼說當即很是生氣,但現在外邊站滿了雙方的親戚朋友,只能對小玉婉言相勸。

「親愛的,別鬧了,我不是不給這個錢,關鍵是你現在才告訴我,也不提前跟我說,我這一下子去哪去弄這些錢?

人都等著呢,你先下來,等我們收完份子錢再給你好不好?

小玉看著張先生一臉著急的模樣卻道:「收完份子錢還要還賬,哪還有多少錢給我,我怎麼知道你是真心愛我,還是先哄我結婚。你把你媽媽的金手鐲和戒指拿來壓給我,等有錢了再贖回去,要不然我是絕對不會下車的。

張先生的媽媽一直在車窗外等著,聽到小玉的要求,她立馬把戒指和手鐲摘下來遞給張先生。

此刻的張先生憤怒的已經忍無可忍了,他平靜的看著女孩趾高氣昂的表情,直接自己下了車。

看著小玉不解的眼神,嚴先生淡定的說道。

「長長久久?你跟你爸媽長長久久吧,下車費?你現在出來帶著你的家人滾吧,別說9萬,9塊錢我都不給你,這個婚老子不結了 !」

女方那邊的親戚了解後數落了先張先生幾句,讓張先生給小玉道歉,張生看著小玉,小玉卻道:「就算不結了,定親的錢我們也不會退,你就是不愛我」。

張先生看著這個談了三年的女友,突然覺得她好陌生,當即憤怒的直接宣布:「婚禮取消,男方的親朋好友上車,我們去吃飯,不收份子錢,讓大家看了場笑話,就當給大家賠罪了」。

結婚用的車隊本來就是張先生的朋友自發組建的,看到這種情況,將穿著美麗的婚紗,還坐在車內不願下車的新娘趕下車後,帶著張先生的親朋好友去了飯店,現場留下了失聲痛哭的新娘,和女方家一臉驚愕的來賓們。

張先生說,小玉聯繫過他無數次,她說她們家丟不起這個人,她自己也是非常愛張先生的,希望能複合,但張先生早已因為這9萬元下車費,對她和她家人心灰意冷,他明白他和小玉已經沒有可能了。

後來姑娘小玉在朋友圈裡很傷心的發了一條只對張先生可見的消息「以為你很愛我,以為我們會一輩子,卻沒想到,因為寓意「長長久久」的9萬元下車費,粉碎了我們的婚姻,好後悔,好想你。」小玉的原意是想讓張先生看到後能心軟,能合她複合。

但張先生看完以後,直接把小玉的所有聯繫方式全部拉黑,從此一對佳人變路人,永遠的不再聯繫。

讓一對佳人變路人,這中間到底需要啥樣的愛恨情仇才能做到?張先生的經歷告訴了大家,只需要荒謬的下車費就好。

也許女方家真的只是單純的想圖個好兆頭,一個相當美好,清麗脫俗的讓人無法拒絕的好寓意。難道,這比婚姻還重要嗎?

想著拿婚姻去要挾,去賭,賭輸了,是輸,賭贏了,還是輸。

賭輸了,你失去了婚姻,賭贏了,你輸對方以及家人和朋友對你的尊重,你輸了人品。這樣的婚姻還能像寓意一樣長長久久?怎可謂不是輸?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