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喝水也要媽媽倒!《夢醒時分》陳淑樺「事業當紅」退出歌壇 母走後斷絕聯繫「閉門不出」一生未嫁

我們不可能陪伴孩子一生,未來之路要靠他們自己去走,讓孩子從小學會獨立自主,就是給予孩子主宰命運的矛和盾,也是我們給孩子最好的愛。


人生在世,獨立自主是一種生存技能,它能讓我們成為生活的強者,不會被輕易打倒。

我們從小在父母的庇護下長大,會被限制一部分自由,有些孩子會奮力反抗,尋求內心真正的自我。但也有一些孩子,則慢慢失去了自我,變得越來越依賴父母。

儘管有教育學家曾經說:「一定要培養孩子的自主能力,日後才能在社會上生存。」

但依然有很多父母學不會放手,學不會讓孩子獨立成長,進而影響了孩子的一生。


Advertisements

01

那個從小被父母庇護長大的女孩

娛樂圈中,就曾有一個知名女星,從小在母親的庇護下長大。當母親離世的那一天,她完全不能接受,痛苦到無法自拔。

因為母親的離世,她終身未嫁被抑鬱症纏身,沒有朋友沒有愛人,也不再工作,只獨自閉門在家。

這個讓人惋惜的歌手就是「一代頂流」:陳淑樺。


陳淑樺,曾是一代人的記憶,她的《夢醒時分》、《滾滾紅塵》、《你走你的路》等,都是很多人心中的經典曲目。

她用自己獨特的嗓音,幽幽地唱著女人的寂寞心事,隱秘而淡淡地暴露著男人想知道的秘密,曲曲深入人心,成為無法逾越的經典。

Advertisements

那時,陳淑樺在歌迷心中灑脫不羈、才氣逼人、胸襟開闊。儘管唱著悲傷的歌,我們卻覺得她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時代女性。

但生活中的陳淑樺,卻完全不是這樣的性格。


Advertisements

陳淑樺自8歲起就參加各種歌唱比賽,因為年紀小,母親成了她的專職助理,打理她身邊的一切事務。

那個時代,娛樂圈剛剛興起,一切還有些亂糟糟。陳媽媽擔心女兒受傷害,時刻陪伴在女兒身邊,從工作到生活,一切都不需要陳淑樺操心,她全部一手包辦。

陳淑樺9歲時,就簽約了五虎唱片公司,開始籌劃專輯。13歲時,她就開始在中視的《 金曲獎》和《蓬萊仙島》兩檔節目中固定演出。

於此同時,她還需要去參加各種演出,上學的時間少之又少。


Advertisements

陳淑樺沒有從學校到社會的過渡,沒有獨立的去處理過人際關係,也沒有形成獨立的社會型人格。

陳媽媽就像是陳淑樺和社會的唯一紐帶,一應事務,所有關係,都由陳媽媽代勞。

可憐天下父母心,陳媽媽的做法雖是因為愛,但卻用錯了方法,因為她完全沒有給女兒成長的機會。

02

不會交流的陳淑樺

1973年,年僅15歲的陳淑樺就發行了個人專輯《愛的太陽》。當時的台灣民歌盛行,陳淑樺的這張校園風專輯並未引起很大的反響。


Advertisements

但業內的很多人卻已知道了這個小女生的實力,很多電視台紛紛邀請她去做嘉賓主持。陳媽媽始終陪伴在側,不允許女兒和外人接觸,工作完就要馬上回家。

即使身處娛樂圈,陳淑樺也從未和陌生人接觸過,從未看到過娛樂圈的污穢。

世人皆知陳媽媽是為了女兒好,可當這些「好」超越了一定的界限,就等於阻礙了女兒的成長。

這些影響,在小時候會毫無所覺,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隱藏在我們性格中的短板,都將會在未來的某一天給予我們或好或壞的回饋。


Advertisements

在簽約滾石唱片之前,陳淑樺一邊做主持,一邊發行專輯,忙得不亦樂乎。

一張《夕陽伴我歸》讓陳淑樺走紅,這張唱片成為台灣當年最賣座的唱片,也將陳淑樺捧上了台灣電視金鐘獎最佳女歌手的位置。

她的生活中,除了家人就是媽媽,鮮少有不熟悉的人出現,媽媽擔心她被帶壞。陳淑樺也不喜歡和人交流,曾和她共事過人都評價她:「很安靜,很高冷,不愛講話。」

其實,不是她不想交朋友,只是她不知道怎麼做。也不是她不想和人交流,而是她不知該如何開口。


Advertisements

03

短暫的歌唱生涯

1988年,陳淑樺加盟滾石唱片,在李宗盛的操刀下改變以往的風格,連續發行了《滾滾紅塵》和《夢醒時分》,迎來了人生中的高光時刻。

那些年,她是張曼玉、林青霞電影主題曲的演唱者;她是和成龍合作唱《明明白白我的心》的幸運女星;她還是萬千人喜愛的女歌手。

放到現在,陳淑樺的紅完全可以碾壓10個鹿晗,她的歌用「上至99,下至剛會走來形容」也不為過。

陳淑樺就是那個時代「頂流」的代表人物,完全可以碾壓同時代的歌手。


那些年的《滾滾紅塵》、《詠春》、《青蛇》、《東方不敗風雲再起》等知名電影的主題曲,都是出自陳淑樺之口。

一首《夢醒時分》讓在情海中掙扎沉浮的女人們,突然找到了宣洩的出口。面對愛情的失敗,完全沒必要那麼凄凄慘慘,我們也可以「何必一往情深」。

陳淑樺的歌聲乾脆利落,每一個音符從嘴巴里跳出來,帶著一種溫和又不可違抗的力量,彷彿一種倔強而疼痛的堅持。


陳升曾經說:陳淑樺的長音,像是一種不可原諒的,對你糾纏的控訴,只要是男人聽了,都會說ok 、ok,都是我的錯。

一曲《滾滾紅塵》中透著一生的宿命,會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起林青霞和秦漢之間20年的感情糾葛。20年的糾纏,透著多少愛情和現實碰撞後的蒼涼?

「起初不經意的你,和少年不經世的我;紅塵中的情緣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語的膠著;想是人世間的錯,或前世流傳的因果;終生的所有也不惜,換取剎那陰陽的交流;來易來去難去,數十載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難聚,愛與恨的千古愁」。


一首《紅塵笑》搭配著林青霞在火堆邊瀟灑風流的形象,讓人生出一種盛世浮華下,我自逍遙闖蕩的味道。

「紅塵多可笑,痴情最無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

有人曾形容說:這世上能媲美林青霞之美的,唯有陳淑樺的歌。

她的歌聲就像山林間沾染朝露的花朵,載著紅塵中點點沁人心脾的芳香,飛入到歌迷的心中,讓人念念不忘。


04

那個失去母親的孩子

陳淑樺唱過獨立白領的心事,唱過瀟灑不羈的人生,唱過現代女性的堅強,卻唯獨唱不盡她自己的人生。

儘管已經成為歌壇的巨星,儘管已到而立之年,可陳淑樺依舊沒學會獨立。

以前的同事曾爆料:陳淑樺在辦公室時,陳媽媽會隨時在側。女兒喝一口水,她就趕緊去倒;女兒想喝雞湯,她會在家燉好拿到辦公室,隨時伺候;女兒去一趟衛生間,她也會跟隨前往。


生活中,大到買房買車,小到吃飯睡覺,事無巨細,皆是陳媽媽操心。

事業上,大到換公司簽約,小到和人周旋,和同事相處,依舊是陳媽媽把關。

陳淑樺,永遠是安安靜靜不說話,任憑媽媽一個人處理身邊的一切。陳淑樺的安靜和陳媽媽的長袖善舞,完全是兩個極端。

因為媽媽,陳淑樺完全不需要處理一切繁雜事務,她始終和這個世界,和繁雜的社會保持著安全距離。

可這種「安全距離」卻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性格短板,在陳媽媽離世後顯露無疑。

陳媽媽在陳淑樺的生活中,即是媽媽,也是朋友,即是夥伴,更是精神支柱。

可想而知,若失去媽媽,她的生活幾乎等同於崩塌。


1997年,對陳淑樺來說是備受苦惱的一年。

這一年,她為了減肥,誤食了含有安非他命的減肥食品,開始頻繁出現頭痛、高燒、食慾喪失等情況,有時還會有幻聽和昏睡的癥狀,完全無法正常演出。

為了調養身體,她整整休息了一年。

1998年,她調養好身體,調整好心態,推出了專輯《失樂園》。誰也未曾想到,這竟會是陳淑樺的最後一張專輯。

專輯發行完之後,陳媽媽卻突染重病,醫治無效後永遠離開了人世。

剛從疾病中掙扎出來的陳淑樺受到了巨大的打擊,精神世界陡然坍塌,再也無法重建。


在陳媽媽的葬禮上,李宗盛去悼念,陳淑樺未發一言,只靜靜的看著李宗盛。

李宗盛形容:「那是一種無法言說的眼神,隱藏著太多說不出口的心事。」

這個習慣於依賴媽媽的孩子,再也無法正常生活。

她開始逃避周圍的一切,切斷了和朋友的聯繫,放下了蒸蒸日上的事業,獨自躲在無人的角落舔舐傷口。

陳淑樺已經習慣了依賴媽媽,再也找不到自己未來的人生方向,若是陳媽媽的地下有知,不知是否會後悔對孩子的過度關愛?


2003年,為了挽回陳淑樺,滾石唱片發行了一張陳淑樺合集唱片,裡面有一封李宗盛寫給陳淑樺的信:

「淑樺,一切還好嗎?但願你已從失去母親的深切哀傷里平復過來。不管我們樂不樂意,隨著歲月增長,我們都得漸漸地看見人生更完整的面貌。我們所有的獲得和失去,恐怕都不是生命的本意。反而是經歷了一切以後從而發現的。好久不見,淑樺,日子會順順往下的,我們會再見面的,唱歌,好像當年一樣。」

——《給淑樺的一封信》節選

2007年,有媒體報道陳淑樺得了抑鬱症,大批記者圍在她家的周圍,她偷偷出門時被捉到,否認自己得了抑鬱症。

2010年,陳爸爸證實,陳淑樺確實病的非常嚴重。

多年來,她一直深居簡出,極少出現在公眾面前。時至今日,關於她的一切就好似一個傳說,再也無從得知。


作為歌迷,我們唯有送出深深的祝福,希望陳淑樺能儘快擺脫病痛的折磨,找到新的自我。

美國教育權威詹姆斯博士曾說:「依賴會滋生懶惰和精神鬆懈,還會讓孩子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這樣的家長絕不是一個合格的家長。」

一個人的人生路上,只有一次成長機會,若是錯失這個機會,可能失去的便是一生的幸福。

我們無法批評愛女兒的陳媽媽,卻可以從她的教育方式中懂得:若你愛孩子,就一定要培養他獨立的人格。

希望看到此文章的人都要明白,溫室中長不出參天大樹,只有讓孩子學會獨立,才能真正打開他們獨立面對世界的大門。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