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50歲娶21歲小老婆!髮妻走後領回了家「長子與他斷絕關係」一生未得到原諒

在愛情中,對於愛情不忠的那個人,勢必會遭到人們的唾棄,拋去一個人所有的榮譽,事業的成就,在愛情里,男女雙方都是平等的,而如果男方對於愛情不忠,那麼他無論做事是如何的成功,可依然在人生里有一個無法抹去的污點,茅以升就是這麼一位在愛情里不忠的人。


提到茅以升,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他,我國著名的橋樑專家,中國人自己建造的第一座現代化大橋,錢塘江大橋就是由他主持修建,可就是這麼事業上無比輝煌的人,在愛情里卻是讓人遺憾。

Advertisements

一、包辦婚姻

茅以升的原配妻子名為戴傳蕙,兩人是在茅以升姨媽的撮合下認識的。說起這段緣分,就不得不提到戴茅兩家的親戚關係。戴傳蕙的父親在江蘇揚州以教書為業,算得上書香門第,如此便與茅家門當戶對,再加上茅以升的姨媽正好是戴傳蕙的三嬸,在這層關係的加持下兩人很快熟識。

茅以升對舉止優雅、溫婉賢淑的戴傳蕙頗具好感,戴傳蕙也十分欣賞茅以升的才華,於是他們最終毫無意外地走到了一起。

Advertisements


1912年,倆人結婚,當時茅以升十七歲,戴傳蕙十八歲,都是彼此最好的年紀。雖然是包辦婚姻,可婚後兩人的生活十分美滿幸福。他們先後生育了六個子女,分別是長子茅于越、次子茅於潤、長女茅於美、次女茅於燕、三女茅於璋、小女茅於冬。

一家人夫妻和睦,其樂融融,這是多少人所羨慕的生活。當時的茅以升可謂真正的人生事業雙贏家,然而這種幸福的生活並未持續下去,在平淡乏味的生活中,粗茶淡飯還是敗給了激情如火。

Advertisements

二、關係破裂

1946年對茅以升而言絕對是關鍵的一年,這一年,他主持設計修建的錢塘江大橋被重修,之後又因為工作的關係,他去了上海,在那裡邂逅了小他三十歲的權桂雲。此時的他已然五十歲,妻子戴傳蕙五十一歲,而權桂雲只有二十歲。

這個靈秀美麗的姑娘很快吸引了茅以升的注意,他開始找各種機會與她見面,訴說愛意,加上權桂雲本來就對他格外欽佩,因此兩人可謂是水到渠成。

此時身在南京操勞家務的戴傳蕙卻毫不知情,因為對她而言茅以升還是那個溫柔體貼的男人,她甚至公開說過:做他的妻子的最大好處便是,你永遠都不用擔心他會沾花惹草。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丈夫在愛情中並沒有做到「忠誠」二字。


Advertisements

那時的茅以升在工作上出現失誤,有可能承擔部分連帶責任,這讓戴傳蕙陷入了深深的焦慮中,並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直到後來茅以升負責的錢塘江大橋工作按時完成,她的抑鬱症才漸漸痊癒。特殊時期,茅以升有外室的事已經被組織上知曉,他迫於壓力也不得不考慮向妻子坦白,可他也知道妻子受不得刺激,於是打算找個合適的機會再說。

在一次閑聊中,他以一位朋友的經歷說起了關於「外室」的話題,戴傳蕙聽完後表現得很寬和,於是他自以為時機正好,便一股腦把自己在外面生兒育女的事全說了出來。豈料戴傳蕙臉色大變,獃獃地一坐就是幾個小時。

那一刻,所有的信任都被擊個粉碎。結婚幾十年,自己一個人辛苦奔波照料家庭,丈夫卻在外成家立業,這該如何原諒?在最困難的時候,她一個人扛下了所有的壓力,從來都是任勞任怨毫無怨言,他怎麼能輕易地背叛自己?現實狠狠給了她一巴掌,打得她從此一蹶不振。

Advertisements

三、錯已鑄成

對戴傳蕙而言,真相是如此殘忍。她剛剛痊癒的疾病再次複發,變得沉默寡言,很快連頭髮也白了。1967年,戴傳蕙在身心疾病的折磨中搶救無效去世,這年她剛滿七十歲。沒過多久,茅以升就把權桂雲和小女兒接到了家裡,這種做法遭到了家中子女的強烈反對,尤其是長子茅于越。


Advertisements

自從知道父親背叛了母親之後,看著母親再無笑容的臉和漸漸消瘦垮掉的身體,他心如刀絞。本來他就將母親的死歸罪於父親的出軌,在茅以升做出接權桂雲和小女兒回家的決定後,他們兄妹幾人更是憤恨。

1972年,長期居於國外的茅于越回國探親,得知家中有權桂雲和小妹後,他寧可住在賓館也不願回家,這讓茅以升感到莫大的痛苦。茅以升的侄孫後來在回憶中說:「我曾親眼目睹茅以升遭到親友指責的場面,茅以升對此的態度是一言不發……我二舅說他有一次親眼看見茅以升為此掉了眼淚」。

可他再痛苦又有什麼用,一切都已經不可挽回,對六個子女來說,把他們拉扯長大的母親在被背叛的痛苦中離世,他們的父親就是一個可恨的背叛者。


Advertisements

在來自親友的壓力下,權桂雲也鬱鬱寡歡,看到茅以升痛苦的樣子,她明白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於是在長期的自責中她也患上了抑鬱症。1975年,權桂雲去世,年僅五十歲,這離她剛剛「轉正」還不到十年時間。她的女兒茅玉麟回憶說:「每當父親因精神痛苦而犯胃痙攣時,母親就默默地為父親煮一個雞蛋,硬蛋殼可以把胃痛壓下去」,因為她知道這一切都是沖她來的。

四、追悔莫及

權桂雲死後,茅以升致力於恢復破裂的親情關係,可茅于越他們始終不願原諒他。與此同時,他的小女兒茅玉麟正處於事業和婚姻的低谷,所以一直陪伴在父親左右。這時的茅以升自知時日無多,為了小女兒以後能有所依靠,他去到瑞士跟長子茅于越談話,料想沒了權桂雲,茅于越多少也消了些怨恨。誰知茅以升居然在談話中提出:讓茅于越秉承「長兄如父」的傳統,在自己死後照顧好茅玉麟。


向來愛戴母親的茅于越怎麼肯接受這樣的要求?他認為自己沒有必須照顧間接害死母親的人的孩子,況且茅以升的要求分明是偏袒茅玉麟,這讓茅于越對父親大失所望,覺得他非但沒有悔改反而得寸進尺。氣憤不已的茅于越斷然拒絕,並決心徹底斷絕與父親之間的往來。茅以升失望地回國了,在生命最後的幾年裡,他尚懷著一絲希望,不斷給茅于越寫信,試圖修復父子關係,可每封信皆如石沉大海。

1987年,茅以升高燒入院,期間陪伴他的只有小女兒茅玉麟。躺在病床上,他總是詢問茅玉麟:「他回信了嗎?」但每次都只有否定的答案。雖然那只是一封普通的回信,可對茅于越來說意義非凡,因為它代表著遲遲未到的原諒和救贖,但他最終也沒有等到真正的回信。

1989年,在茅以升彌留之際,茅玉麟把茅于越的回信念給他聽,他死死捏著這封珍貴的回信,安然去了。但這封信卻是茅玉麟為了完成父親的心愿而偽造的,茅以升至死都未能獲得子女真正的原諒。


也許他彌留之際內心也有諸多悔恨,兩任妻子的死無不與他有關,子女對他始終帶著怨恨,自始至終這場悲劇都由他一手釀成。可惜這大徹大悟終究來得太遲,所有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品嘗。

正如張愛玲那句話:「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子,上面爬滿了虱子。」就像茅以升自己說的,回首前塵,歷歷在目,崎嶇多於平坦,忽深谷,忽洪濤。何嘗不是如此?愛情和道德的衝突從來沒斷過,但命運卻非天定而在人為。

一個人縱使有萬人敬仰的名譽和地位,但如果不能恪守自己的原則底線,最終也無法逃脫人生被蠶食的結局。幾十載人生崎嶇坎坷,茅以升追著權桂雲帶來的愛情和激情漸行漸遠,可他忘記了,在沒有他的無數個平淡枯燥的日子裡,是戴傳蕙用瘦弱的肩膀撐起了一個家。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