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幫忙帶外孫6年!女兒猝逝「女婿翻臉趕我走」 還好女兒「要我留一手」:看清楚到底誰該走

1、

世界上最悲慘的事,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

現如今有這樣的一群父母,他們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孩子,孤苦伶仃地活在塵世間,帶著思念和悲傷,老無所依的活著,連養老院都不願接送,因為他們是失獨老人。

我是夏郡梅,今年62歲,退休多年,獨生女兒結婚有孩子,但在睡夢中走了。

我的老伴走了幾年,如今女兒也離開了我,一家三口,只剩下我一個人獨活於世,那份揪心的疼痛無人知曉。

然而,還有一件更讓我痛苦的事,女婿在女兒走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直截了當地趕我走,說要把他的父母從老家接過來跟他一起居住,並幫忙接送孩子上學。

我愣住了,這房子可是我買的,女兒為了讓我晚年安心,特意只寫了我一個人的名字,只是當時女婿在外地出差,就沒有告訴他。

Advertisements

女婿看我愣在餐桌前,也不多跟我廢話,簡單明了地說:「您現在可以走了,您在我這裡也居住了6年,如今您的女兒走了,我還年輕,再婚是早晚的事情,但我會把您當我的一個親戚走動,每年我也會讓子軒(我的外孫子)去看望您。」

示意圖來源: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s


2、

我跟女婿之間沒有太大的矛盾,只是他們結婚前我嫌棄他家境不好,給不了我女兒太好的生活。

而女婿對我也是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他跟我保證,他再努力多工作幾年,一定會給女兒一個屬於自己的家。

女兒結婚,女婿的父母只給了10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44.1萬元),他們是在出租屋舉行的婚禮,而我作為母親,看著女兒沒有自己的房子,內心十分心疼。

女兒結婚第二年,外孫出生,我也退休了,我就把自己老家的房子都賣了,帶著存款和退休金到女兒家幫忙帶孩子。

來到女兒家,看著21坪的兩居室,簡單的傢具,一屋子的零零散散,我的心就軟了。

女婿外派三月,我跟女兒說自己可以出錢給他們全款買套房,女兒思考了幾天,跟我說,買房只寫我一個人的名字。

Advertisements

當時,我還認為女兒是為我著想,如今看來,是女兒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出現了問題,女兒不想因為房子,將來我老無所居,強烈要求只寫我的名字。

等到女婿回來了,看到我們買的精裝修的房子,內心還是歡喜的很,對我的態度立刻有了改變,那一聲聲的「媽」,叫的比親兒子還親。

示意圖來源:pixabay


3、

有次過年,女婿的父母和哥嫂從老家過來,看到寬敞明亮的三居室電梯房,一直誇獎女婿有本事,這麼快就擁有了自己的房子。

女婿跟親家夫妻和他哥嫂說,這房子都是我幫忙購買了,還十分豪氣地說,你們喜歡就在家裡多住幾天。

也是在那幾天裡,我才真正看清楚了女婿父母和哥嫂的真正用意。

女婿父母想在城裡找份工作,女婿的哥嫂也想在市裡打工,他們想住在女婿家裡,但他們不想管孩子,還得我繼續帶孩子做飯買菜。

我直接跟女兒說,如果他們下周不走,我就拿出房產本讓他們看看,這房子到底是誰的。

Advertisements

文章未完,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

1/2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